汪戎:行走于皎漂至曼德勒之间

首页 > 学术成果 > 热点时评 > 2017-09-21 10:09:36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引用请保留版权信息。未经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书面许可,严禁以任何形式摘编、篡改、复制作者观点,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引言】2011年4月,中缅双方签署了昆明-皎漂铁路项目备忘录,明确在3年内启动项目建设,并计划于2015年之前完工。该项目将贯穿缅甸中部,沿途经过若开邦、马圭省、曼德勒省、掸邦等地。2014年5月24日,缅甸联邦部长曾宣布,“如未取得全国民众同意,昆明-皎漂铁路项目将不会实施”,“不会实施”的原因可能是“顾忌民众反对”。与此同时,中缅双方还规划了平行的公路项目,并完成了项目研究和可行性磋商。但截止目前,无论铁路还是公路建设项目,都并未进入项目实施阶段。对于被搁浅而未能“如约而至”的项目,自然免不了外界普遍的猜测。此项目对缅甸中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改善以及整个国家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都是显而易见的,为什么民意会不支持呢?带着好奇心和一系列的疑惑,我们来到了位于孟加拉湾西海岸的皎漂,实地体验从皎漂至曼德勒的路况。当我们在延绵不绝的崎岖山路上颠簸了三日之后倍感修通曼德勒至皎漂高速公路的重要性。这条路不通,皎漂永远就只是油气港,没有经济开发区,更没有商业港的希望。

本文作者是云南财经大学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教授。

每个具有人生体验价值的日子也许会与某个历史性事件纪念日偶然相遇。80年前的今天,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进一步扩大了侵华战争,中国人民开始全面抗日。2017年7月7日,仿佛有种历史的召唤,催促我们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的陪伴下启程了,开始全面体验皎漂至曼德勒公路实况的历程。此时的皎漂港还懒洋洋地躺在晨光之中,静静地享受着那份柔和与壮美。

皎漂港——缅甸未来最大的远洋深水港,地处孟加拉湾东北部,位于缅甸若开邦的皎漂镇。值得一提的是,皎漂镇附近的马德岛就是中缅油气管道的起点码头。皎漂这个小漁村,正是由于中国油气码头的建设和投入运营,如今己经发展成为了缅甸为数不多的拥有航班的 新兴小镇。但是,除了“码头”和“机场”这两大亮点之外,此地似乎再难以找到比其它小镇更有“优势”的地方了,尤其是道路的状况实在令人沮丧。

我们沿着海岸线一路南下,大约走了150公里左右就转进了若开山脉。若开山是缅甸西南海岸的天然屏障,它挡住了来自印度洋的季风,将更多的疾风骤雨和更加潮湿的气候留在了海边地带。

沿路山民们生活条件之艰难超出我们的预料,甚至让我们有些难以接受。路边的村庄要么依河而居,要么掩荫在树林中。房屋大多都以竹子为材而建,家境好一点的也许是用了木材。所有的房屋不管是高还是矮,总有几根柱子将其撑离地面,就如同我国南方的“吊脚楼”。山民的家就是一间“卧”室,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是清一色的“简洁”,除了用席子包起来规整地摆放在墙边的被子外,几乎就是一无所有的“空旷”。如果哪家有间单独的厨房已经算很奢侈了,虽然设施非常简陋,但可以用来开餐馆以增加收入。不过,唯一让人聊以欣慰的是,每个村落都能找到设施虽然简单却很干净的“卫生间”,以供来往的过客方便。尽管没有什么家庭的生活物件(我不能用“财富”来表达山民们的所有),这里的人们看起来却是那样的快乐和悠闲,他们的平和的眼神和慵懒的态度,都表达出对自己生活状态的满足,也许这就是他们早已习惯了的“幸福”吧。

从皎漂到马圭的路虽然极端的不好走,但是收费站却不少。除了看似正规的收费站(说正规是因为有穿着制服的人在服务,至少说明是政府机构设立的),沿途还有不少“土”收费站,有的吊个竹杆,吹个口哨就收费;有的放个凳子在路中间,摇着小旗子收费;更绝的方式是,请个僧人坐在路边的草棚中,村民则在路中伸手问司机要“过路善款”。也许政府真是太穷了,没有修路的钱,村民们需要自己动手,以修缮因塌方或大雨冲刷之后过于泥泞的山路。如此看来,村民需要“收费修路”,过往的驾驶员和乘客们也就默认了。

移民局也没闲着,在山区的沿途设站检查外国人的护照。在我们穿越若开山的200多公里中,就经过了三个移民局检查站,被要求登记了三次护照。官员们很尽责,一个登记,一个帮助核对信息,一个在外面服务,还有一个负责起降通行栏杆。真不知这些检查站是为控制外国人的行动而设,还是为罗新亚人而设的?因为出了山区,这些检查站也就见不到了。

当我们颠簸了整整11个小时后,终于走出了大山,来到了位于马圭省南部的㪍固省。这里是一望无际的伊洛瓦底平原,汽车转而北上,沿若开山脉脚的低洼山丘向马圭市驶去。行走在平坦的平原上,颠簸的快要吐出来的心也顿时平静下来,司机明显加快了车速,剩下还有近200公里的路程好象很快就会结束了。但兴奋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无边无际的丛林车道再次拖入疲惫之中。幸好,在快要到达目的地之前,那㶷丽的晚霞抹红了天际,点燃了沿途的树林和水塘,将夜幕笼罩前的大自然装扮得恢弘而又神往。这一切让我们激动不已,随即停车,跑到路边,留下了些纯美的照片,算是对一天辛苦的补偿吧。

马圭位于伊洛瓦底江中下游,宽阔的江面是城市最美的景观,缅甸国父昂山将军的塑像就耸立在大江桥头的街心花园中央,因为马圭省是他的故里,这里的人们以此为荣。不知是我们没有选好宾馆,还是这里根本就没有好宾馆,反正简陋的房间和起居设施让人多少有些提心吊胆,尤其担心被蚊子撕咬。没有想到的是,蚊子的嗡嗡声居然也能催眠,没几分钟就天昏地暗般坠入了沉睡之中。

睁开眼睛,一米阳光正洒落窗头。想想头一天在崎岖的山路上发疯似得颠簸了14.5小时,总行程500公里;想想我这个腰椎不好的老人居然也挺了过来,还真为自己骄傲。虽然一夜沉睡并未消除倦意,但还是对接下来的行程充满了期待。

7月8日晨9点,我们启程前往首都内比都。本来可以走从仰光至曼德勒的高速公路,这样不仅可以少跑1-2个小时,节省100公里左右的路程,而且可以免受颠簸之苦。可来自皎漂的年轻司机就是不走高速公路,任凭我们依据谷歌导航与他怎么交涉,他既不相信我们也不相信谷歌导航,坚持认为按自己存在大脑中的线路,走他已经走过三次的老路是最近和最好的。就在他给我们一再保证,并让我们相信他选择的最好的路的同时,沿途却迷路几次,边问道边行车。结果,不到200公里的路,他跑了300公里。我们就这样又被足足颠了7个小时。

到了内比都,呈现在眼前的是宽阔而空旷的城市大道。内比都大道有双向18车道的,有的地方甚至还有双向20车道的,供三三两两的汽车和摩托车狂奔。究竟是“伊洛瓦底的江宽,还是内比都的街宽”? 然而江再宽却无船,街再宽也没车,伊洛瓦底江静悄悄地淌着,内比都的大道也静悄悄地躺着。你习惯吗?

从内比都到曼德勒,就是缅甸的高速公路了,真正的高速公路。

没车的高速公路,这可以说是缅甸的一大景观。我们猜测,一方面因为只有很少的客人和货物可运送,另一方面,也许是因为这里的司机大多不走高速而走老路。正如那位来自皎漂的司机一样,在当地大多数司机心中,原来的老路才是“路”,新修的高速公路怎么能是“路”呢!

有人问,是否高速公路收费太高,因此无人问津。然而,据我们实地观察,从内比都到曼德勒的高速公路共270公里左右,有三个收费站,每个收费站的收费从800-1000缅元不等,总共不到3000缅元。从马圭到内比都的老路300公里左右,有近20个收费站,每个收费站收费从200-900缅元不等,如果平均是400缅元的话,总计也是7-8000缅元。我们只能这样猜测,也许,在这一地区,长途运输量太少,而大多数客货都是短途运送,这样,司机选择走各类道路纵横交错,每个收费站收费相对较低的老路更为划算,而选择出口不多、每个收费站收费相对较高的高速公路确实不便利。看来,国家经济发展的水平是解释基础设施建设是否过分超前的标准。

伊洛瓦底江冲积平原,是缅甸的腹地。三面环山,南面临海,在广阔无垠的平原,3600万左右的缅族人与其它民族世代居住。此处不仅水源充沛,气候温润,而且沿平原边缘,从东向北再往西的绵绵丛岭,聚集了纵横交错的江河湍流,覆盖了瘴雾弥漫的原始森林,构筑了缅甸腹地的地理屏障。在人类还没有能力驾驭海浪之前,平原南部的辽阔大海更是让外敌难以入侵的自然卫士。正是在这样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之下,加之地广人稀,有充足土地使用的农耕经济具备了强大的韧性,不仅提供了当地人民宽裕的田间收获,还保持了抵御水涝天旱足够的自然空间。

缅甸的历史上就很少发生由于自然灾害所造成的饥荒。长期以来,生活于斯的缅甸人都是自乐其土,自乐其生,无饥饿的威胁,无暴殄的欲望。也是依仗着天赐的自然地理环境和经济社会条件,在缅甸的历史上,缅族人在此地建立了三个统一的大帝国(蒲甘王朝、东吁王朝、贡榜王朝),产生了三个伟大的民族英雄(阿努律脱、莽应龙和阿朗帕耶),她们曾经称霸中南半岛,抗衡明清,挑战英印。今天,缅甸的辉煌历史早己逝去,在飞速变化的科技、经济全球化和网络世界中,缅甸长期以来都缓缓地行走在传统社会中,显然难以跟上时代的步伐。

居住在缅甸腹地的人们,面对日新月异的外部世界,依然我行我素。手机可以普及,网络可以覆盖,但生活方式却可以不改。没有汽车、摩托就进口,没有空调也进口,喜欢化妆品、爽口糕点,这些都可以进口,但要我改变农耕文明的自然状态,大踏步进入工业化,那还得慢慢来。正如有了高速公路,可以将路“束之高阁”,或者就正好驾驾牛车,慢悠悠地享受那份惬意。高速公路文明与牛车文明并行不悖,有什么不可以呢?你着急吗?反正我不急。这就是缅甸的腹地文化。

如果说仰光是缅甸沿海文化的代表,那么内比都就是典型的腹地文化了。这是两种不同的经济发展形态,不同的生存和生活方式。为什么军人政府要迁都,商人、知识分子和外国人却不想住在内比都?也许从这里可以得到一些解释。正行进在传统到现代之路上的缅甸,如何将崎岖的山道与宽敞的高速联系起来,是改造山道,还是高束高速?我相信也祝福,缅甸之路将是新的传统与现代融合之路,是以自己的方式用高速替代山道之路。

7月9日下午1:30分,我们的车缓缓驶入了曼德勒市区。历时三天,跨越三省一邦一区(若开邦、勃固省、马圭省、曼德勒省和内比都特区),总行程1100公里的未来“中缅公路大干线”西段的体验终于结束了。应当说,从曼德勒到仰光已经建成了建成了高速公路,如果可以按原规划从曼德勒经马圭,穿越若开山,向西直达皎漂修通高速公路,并从曼德勒向东经腊戌连接木姐,那么这条高速可以横贯缅甸东西,与南北走向的仰曼高速连接,就形成了缅甸现代内陆交通的主干。随着缅甸经济社会的日益开放和发展,这样的交通主干网将产生强大的推动力量。同时,这条干线的建成,对于皎漂也是至关重要的。中缅已经规划在皎漂合作建设投资经济开发区,这是将皎漂建成缅甸西海岸最大的商港和最大的工业化城市的壮举。然而,当我们在延绵不绝的崎岖山道上和蜿蜒曲折的失修老公路上颠簸了两日之后倍感修通曼德勒至皎漂高速公路的重要性。这条路不通,皎漂永远就只是油气港,没有经济开发区,更没有商业港的希望。

但愿在我有生之年,能够有运气看到这条高速公路或铁路的贯通。也许我无期再次体验,但是与我同行的年轻人,他们是极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