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翠萍:从洞朗对峙看中印不断加剧的战略竞争

首页 > 学术成果 > 热点时评 > 2017-07-31 12:18:15

朱翠萍:从洞朗对峙看中印不断加剧的战略竞争

【引言】从时间上看,中印洞朗对峙远远超过了2013年引发媒体高度关注且持续了21天的帐篷对峙事件;从性质上看,此次边境对峙与以往双方边防部队在中印未定界地区的边境摩擦有本质区别。印度所跨越的锡金地段属于已划定无争议边界,引发对峙的洞朗地区是中国固有领土。印度士兵擅闯中国领土,强词夺理且拒不撤兵,显然是“深思熟虑”之后一次有预谋、有准备的挑衅行为。除了内部因素之外,更多则是基于印度对中国周边战略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产生的“误解”,对中国在洞朗地区修建公路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误读”以及基于地缘政治想象对整个战略形势的“误判” 而做出的“非理性”选择,也是中印战略竞争加剧的一个突出表现。可以预见,印度根深蒂固的地缘政治想象及其对来自中国威胁的错误认知,将使中印关系充满挑战,中印关系的复杂性超过预期。

【作者简介】朱翠萍,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

2017年6月16日,印度边防人员从中印已定边界锡金段非法进入中国境内,妄图阻止中国在洞朗地区修建公路,由此挑起的中印边境对峙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尽管此次对峙的是非曲直非常清楚,中国外交部也一再强硬表态,警告并敦促印方无条件将越界边防部队撤回到边界线印方一侧。但是,不知道是“骑虎难下”还是“有意为之”,迄今为止,印度并没有释放任何撤退信号,甚至没有迹象表明这场对峙何时又如何收场。7月底,媒体的焦点集中在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身上,关注其来华参加金砖国家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之后,印度是否能审时度势看清形势,识时务地从洞朗地区撤离。现在看来,局势如何发展,仍有待观察。

印度非法越境的主要原因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因印度边防人员越境而导致的中印在洞朗地区的边境对峙,存在内部驱动和外部推动两个方面的原因。

内部驱动的可能原因包括:第一,为7月举行的总统大选“造势”7月17日,印度举行总统大选。莫迪政府希望印度人民党(BJP)候选人拉姆·纳特·考文德胜出,从而夯实执政党在议会的权力基础。一旦印度人民党胜出,不仅可以巩固执政党在人民院(议会下院)的势力,还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变目前在联邦院(议会上院)实力不如反对党国大党的情势,一定程度上可以促使权力更加集中。这不仅可以为莫迪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扫除一定障碍,也能为莫迪在2019年的大选“拉票”,为莫迪连任总理赢得更大的优势和概率。第二,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转移国内矛盾莫迪执政以来,实施了一系列改革举措,包括废钞、征地、税改等。任何改革举措都是“双刃剑”,这些举措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也激化并积累了不少矛盾。此次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无形之中也成为印度政府转嫁国内矛盾的“契机”。莫迪有意借此机会,将国内不利的舆论氛围转变为积极的民意支持,以凝聚国力。一直以来,受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中印度失败因素的影响,“中国因素”极易引发印度的民族主义情绪。第三,减慢市场对中国产品的依赖速度。目前中国的手机、家电和玩具等消费品正在加速占领印度市场,这让莫迪政府担心会造成更大的对华贸易逆差并冲击到印度国内产业的发展。而适度的民族主义情绪,有助于保护印度产业并减少市场对于中国商品的依赖。

外部推动的可能原因包括:第一,中国在洞朗地区修建公路和基础设施增加了印度的担心,放大了印度“地缘政治想象”基础上的“威胁感”。中国在属于自己领土的洞朗地区修建道路和基础设施,强化了新德里对中国从陆地“围堵印度”的战略判断,特别是印度担心修建公路和基础设施会使洞朗地区由原来的中国-不丹“争议区”转变为实实在在的中国实际控制区,如此一来未来该地区有可能成为一把“尖刀”,一旦插入被印度称为“鸡脖子”的西里古里走廊,就成为中国“肢解”印度的“利器”,增加印度在陆地方向的战略被动,并可能使印度在印巴克什米尔争端中处于战略劣势。第二,印军越境行为也有回应中巴经济走廊建设通过巴控克什米尔地区之意图。近年来,不断深化的中巴关系,让印度“有理由”把中国作为竞争对手,甚至是“假想敌”。特别是,建设力度不断加大的中巴经济走廊让印度“如鲠在喉”,在回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处于进退两难境地。印度以印度-不丹之间存有协议为“理由”,以不丹“宗主国”身份介入在印度看来中不“存有争议”的洞朗地区,挑动中国与不丹之间的争端并主动介入,此举一定程度上也是印度对中巴经济走廊通过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回应”。第三,与印度没能如愿加入核供应集团而产生的“挫败感”和“失落感”有关。2016年印度没有如愿加入核供应集团,将失败的主要原因归咎于中国。而且,一直以来,中国都不支持印度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印度为此也“心生怨气”。此次对峙事件,让印度能够有机会“出口怨气”和“挽回颜面”,虽然印度也难以预料越境行为引发的后果。第四,印度为联合美日军演而寻找“借口”。印度惯用“中国威胁”来为其国防建设和联合军演寻找理由,此次在边境滋事显然也有为了联合美日在孟加拉湾进行首次“航母军演”寻找借口之意,目的自然是威慑中国,回应“中国潜艇进入印度洋”。

印度“一箭双雕”之目的

从以上“原因清单”来看,印度挑起边境对峙既有内部原因之使然,更有外部因素之考量。一方面,印度通过非法越境导致的边境对峙,挑起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成功转移国内矛盾。同时,助力印度人民党候选人毫无悬念地摘得了总统桂冠,使得执政党的权力更加集中,减小了莫迪政府实施经济改革的阻力。另一方面,印度通过触碰中国的底线,表达了其“保护不丹”的心情及其对“中国威胁”的忧虑,也迎合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拉拢印度以制衡中国的心理。当然在达到目的的同时,也对中印关系造成了严重伤害。

事实上,无论印度出于何种战略考量,现在看来此次洞朗对峙事件,印度无疑已经有所收获,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一箭双雕”之目的。那么,既然达到了目的,为什么不撤军呢?对于印度这样一个拥有“大国理想”却怀有“小国心态”的国家,不仅喜欢占便宜,而且总免不了存有“占了便宜还想卖乖”的心态,期望达到目的之后的撤军行为在印度看来也是“体面”的。“体面”的撤军,不仅能够有利于保全印度在南亚小国中的“威望”和“面子”,还能够稳住来自于双方官方和媒体强硬的“语言对峙”而激发的印度民族主义情绪。印度希望的这种“体面”状态,无非是“中方停止在洞朗地区修路并维持洞朗在对峙前的状况,印度撤军”。从一开始,印度方面的基本判断就是对峙局势不会持续太久,更不会引发战争,中国不会诉诸武力来解决此次对峙事件,对峙局面最终会通过外交途径得到解决。为此,印度依然在“耐心”等待一个撤退的“时机”或 “台阶”,包括中国方面能够释放出的良好信号。

中印战略竞争不断加剧

此次边境对峙事件不仅引发了两国外交和媒体之间激烈的“语言对峙”,更值得思考的是该事件背后的中印关系以及不断加剧的中印战略竞争。多年来,中国在对印关系中,从未将印度当作一个竞争对手,对印政策始终展现的是一种积极合作的姿态,而印度却不那么“领情”。

事实上,在大大小小的中印边境冲突中,印度总是心存侥幸。在印度的对华认知中,一方面,中国是印度追赶的目标,中印之间现实的实力差距对印度构成了威胁,中国被定位为印度经济发展中的“竞争对手”。另一方面,印度认为中国经营与南亚国家的关系和进入“印度的后院”印度洋,将逐渐改变这一地区的地缘战略格局并挑战印度在南亚次大陆的霸权地位,削弱印度在印度洋的影响力。特别是在印度的认知中,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正在逐渐形成对印度的包围态势,中国被印度定位为战略竞争中的“假想敌”。由此,印度此次越境生事,除了内部因素之外,更多则是基于对中国周边战略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产生的“误解”,对中国在洞朗地区修建公路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误读”以及基于地缘政治想象对整个战略形势的“误判” 而做出的“非理性”选择,也是中印战略竞争加剧的一个突出表现。

一直以来,中印相互之间缺乏了解,这是互信缺失的根源。虽然关于中印关系是否会是仅次于中美关系的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还存有争议,但是从长远来看,印度之于中国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应该说,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都不大可能指望印度有助力中国的积极意义,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重视印度,毕竟印度是南亚最具实力的国家,而且也是除美国之外对印度洋最具影响力的国家,还是虎视眈眈地盯着中国的一个快速发展的最大邻国。

由此,中国需要重视印度,需要加深对印度的认识,更需要搞清楚印度是如何看待中国的,印度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中印关系。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印度的对华外交战略与政策走向,也是中国对印政策的基础。如果印度对华观念是错误的,或者对中国的印度政策、南亚战略和印度洋战略的认知是错位的,就会引起更大战略误判和更多的地缘冲突。一直以来,不仅中印之间相互看好25亿人口的消费市场带来的合作收益,整个世界也对两国合作之于全球经济的贡献“寄予厚望”,而中印彼此也希望经济合作能够成为维系双边政治关系的压舱石。然而,理想和现实之间总存有一道阴影。

中印关系的复杂性超过预期

近年来,印度对华由于“观念对峙”而出现了越来越明显的“合作困境”。印度的权力和知识精英习惯基于地缘政治想象构建的“地理事实”为依据而展开战略应对和国际政治实践活动,而地缘政治想象也是造成认知错位甚至导致安全困境与地区冲突的一个主要来源,这也是中印之间无论政治关系还是经济关系都存在误解和不信任的主要原因。对于印度来说,中国是印度一个可以追赶的对象,也是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不仅受独立之初尼赫鲁关于印度在亚洲和世界事务方面发挥大国作用的观念影响,也颇受深厚的“门罗主义”情结的影响。印度不仅将南亚次大陆的邻国视为其安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还意欲将安全范围通过“东向行动”政策扩展到太平洋及其更广泛的地区。几乎印度所有的南亚邻国,在面对印度的压力之下,或多或少都需要依赖外部势力,以创造一种有利于自身的均衡。这是印度最为担心的,不丹也不例外。中国被印度视为影响印度经营南亚的一个最重要的外部因素。因此,印度对华战略即便是双边经济合作,也会建立在对威胁的判断和战略环境的评估基础之上,难以离开地缘因素进行考量。印度战略和精英界对于中国威胁的认知,伴随着各种事件的变化而此消彼长。这也是为什么印度对“一带一路”战略表现出“疑虑”,特别是对中巴经济走廊不满甚至抗议,即便对已经上升到一轨层面的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也明显持有戒心。当前,印度对华政策由于“感受威胁”而产生了观念上的对抗,致使中印关系面临“合作困境”。

由此,中国需要将中印关系置于亚太甚至全球背景之下考量,至少需要从区域层面而非双边层面考量中国的对印政策,从中国的南亚和印度洋战略视角考量中印关系。这需要我们对印度进行大量深入而细致的动态研究。可以预见,印度根深蒂固的地缘政治想象及其对来自中国威胁的错误认知,将进一步助推中印地缘战略竞争,使得中印关系充满挑战,中印关系的复杂性超过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