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戎:南亚东南亚区域经济合作差异与中国的策略

首页 > 学术成果 > 热点时评 > 2017-05-18 11:32:29

作者简介:汪戎,云南财经大学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教授。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书面许可,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引言】在经济走廊的具体建设中,与南亚和东南亚相连的三条经济走廊的建设进展与行动状况都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差异。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进展较为顺利,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进展也颇具成效。然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进展缓慢,长期停留于前期研究过程,建设项目基本没有落实。为什么这三条经济走廊建设发展差距如此之大?这是由多方面的原因导致的。但是,南亚东南亚两个区域自身的经济合作差异太大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客观原因。

2015年3月,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和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境和与行动》,并布置了“一带一路”的六大经济走廊规划,即:新欧亚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等经济走廊。这六大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规划落地的战略支柱,而其中就有三条是和南亚东南亚联系在一起,它们是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它们不仅和南亚东南亚联系在一起,还把陆上的“一带”和海上的“一路”连接起来了。更为重要的是,在六大经济走廊中,通过云南实现连接的就占了两条,一条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一条是中南半岛经济走廊。足以见得云南在“一带一路”规划中占据重要的战略地位。

在经济走廊的具体建设中,与南亚和东南亚相连的三条经济走廊的建设进展与行动状况都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差异。当前,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已经得到了中巴两国的共同认可并签署了包含具体项目的合作协议,合作机制也日见成熟,可以说合作进展较为顺利。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项目也有相当部分落地和正在落地,许多合作项目也在深化谈判和推动立项中,应当说,建设进展也是颇有成效的。然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进展缓慢,长期停留于前期研究过程,建设项目基本没有落实,就是谈判进程也是举步不前。为什么这三条经济走廊建设发展差距如此之大?这是由多方面的原因导致的。但是,南亚东南亚两个区域自身的经济合作差异太大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客观原因。

一、南亚东南亚区域经济合作差异

南亚东南亚两大区域都先后建立了区域合作机制与合作组织,东南亚为“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南亚为”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简称南盟)。当前,这两个区域合作组织的发展差异是较大的。

(一)现状水平不同

首先,两个区域自然规模的差异。东盟国家的总面积比南盟国家的总面积小一点,虽相差不大,但人口差距却相当大。据2015年的统计,东盟国家的总人口约为6亿,而南盟国家的人口高达16亿,是东盟的2.7倍。尽管两个区域的人口密度都大,但南盟国家的人口密度比东盟国家高得多,每平方公里337人,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区域。

其次,经济规模的差异。2015年,东盟国家的GDP总量与南盟国家的相差不大,分别为2.41万亿美元和2.33万亿美元。但人均收入差距相当大,东盟国家的人均GDP为3919美元,而南盟国家为1432美元,仅为东盟国家的36%。如果比较FDI的流入和流出,两个区域的差距就更大了。2015年,东盟的FDI流出和流入总量为1817亿美元,而南盟只有325亿美元(其中流出为2亿美元),仅仅是东盟的18%。可见,两个区域经济发展的水平差距是相当大的。

再次,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差异。区域内贸易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标志,区域内贸易量的大小,及其占区域整个贸易量的比重,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程度的重要体现。从2015年区域内贸易来看,东盟区域内贸易量占区域贸易总量的24.6%,而南盟仅占4.8%,东盟占比量是南盟的5倍;无论区域内进口还是区域内出口,东盟的区域进口或出口占其总量比重均是南盟的5倍。这意味着东盟区域内的经济一体化是南盟区域一体化的5倍,很显然,东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程度远远高于南亚。

(二)历史的发展不同

东盟于1961年成立,南盟1985年成立,前后相差24年。因此,东盟成立之初为泰国、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共五国,此时正值东亚经济快速增长,五国抓住了这一机遇,形成了第一波的经济增长。80年代末到时90年代初,兴起了第三次经济全球化浪潮,东盟各国经济都或多或少收获了20年左右的全球经济,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快速发展的红利,区域经济合作有了相当的进步。然而,南盟国家只赶上了第三次经济全球化时期,而这一时期启动经济起飞的国家主要是印度,其它国家都深陷国家民族、政治动荡之中。因此,两国区域所面临的历史性发展机遇是不一样的,对区域经济增长和发展所带来的影响也是不一样的。

(三)国际机制成熟不同

东盟在事实上已经成了以经济合作为基础的,政治、经济、安全一体化的区域合作组织。经济合作机制较为成熟,区域内外的贸易、投资及其相关的合作机制基本建立和完善,是较为成熟的自由贸易区。而且,还建立了东盟10+X等有共同约束作用的促进区域经济合作的联动机制。南盟目前还仅仅是促进区域经济合作的区域内各国协商机制,这个协商机制最大的成果是南亚特惠贸易安排,它仅是区域框架下的关税协定,还称不上关税同盟,更称不上自由贸易区,而且这个关税协定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常常遇到难以协调的众多困难。所以,国际合作机制在这两个地区成熟程度完全不一样。

(四)国家规模结构不同

区域国家规模结构是指特定区域内各国在自然禀赋和经济发展上的规模不同,所形成的特定结构状态。东盟的区域国家规模结构是较为均等的平衡结构,南亚的区域国家规模却是独大结构。

从自然规模来看,东盟人口最多的国家是印尼,占10国总人口的40%,排名前三的国家人口加起来占整个东盟总人口的70%左右。东盟区域国土面积最大的也是印尼,占东盟面积的41%,排名前三位的国家,国土面积占整个东盟国土的68%。从经济规模来看,印尼的GDP是东盟最大的,占东盟GDP总量的36%,排名前三位的国家,GDP约占东盟总量的63%。东盟最大的国际贸易国是新加坡,其贸易量占东盟贸易总量的30%,排名前三的国家贸易量是东盟总量的67%。

而南盟的国家规模结构则完全不一样。从自然规模来看,印度是南盟独大的国家,人口占南盟总人口的78%,土地占南盟土地总面积的62%。从经济规模看,印度也是独大的,GDP占到了南盟经济总量的80%,国际贸易量占到南盟79%,不仅超过东盟最大国的比重,还超过了东盟前三名国家的总量比重。

可以明显的看出南盟区域是典型的独大国家规模结构,正是这个独大的国家规模结构,对南亚的区域经济合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印度作为独大的国家在南亚区域内的所有经济活动中占据绝对统治地位,这与东盟的平衡结构形成鲜明对比,因此,也形成两个区域的经济合作不同的特征。

二、中国的应对策略

(一)在合作方式上,针对南亚、东南亚的区域合作现状,分别选择不同的重点机制。东南亚区域合作机制较为成熟,应多发挥区域合作顶层机制作用,尊重和依赖区域合作框架,重点推进多边的合作战略。同时,在双边合作中应当充分考虑区域平衡的利益协调。由于南亚区域合作机制还不太成熟,重点推进多边合作会相对困难。同处于南亚区域下的中巴经济走廊发展迅速,重要原因之一是选择了双边经济合作机制,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进程却步履艰难,它选择了多边经济合作机制不能不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因此,在与南亚经济合作中,应当尽可能的采取双边合作方式,避免第三国(特别是印度作为第三国)的利益交集和矛盾,更多争取双边共赢共享的效果。

(二)在合作内容上,东南亚可采用全方位、多层次合作,南亚则可以项目为载体进行合作。在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中,可在区域性合作的支撑下,进行多元化和多方位的国家间和跨国的国际合作。采取多边与双边并行,关税、贸易区、经济开发区共进,贸易、投资、货币、文化、教育、军事合作同步,同时还可以在区域内进行次区域合作。而在南亚国家的合作中,因无区域性合作机制的有力支撑,积极发展双边关系的同时,应当以建设项目为主要合作载体,以项目导向下的双边多元合作为主要形式。

(三)在合作政策上,南亚区域要考虑印度因素,东南亚区域要考虑区域平衡性。因两区域国家规模结构不同,在合作政策上要考虑的因素也各不相同。南亚区域合作必须考虑印度因素,要正面应对印度对区域的影响力,以避免合作困境。同时,也可以较大差别的实行一国一策。东南亚区域合作却必须考虑区域政策的平衡性和相容性,尽可能的协调区域内各国在合作政策上的可推广和可参照性。如果过于频繁地实行差别明显的国别合作政策,特别是在经济政治实力相差不大,国家规模较相近的国家间更要充分考虑区域政策的平衡性,避免因合作政策不同而产生的共赢共享的负面联带效应,从而导致陷入合作僵局。

(四)在合作路径上,因区域而异开创合作新局面。南亚区域合作的路径应该是在双边合作主导的条件下,积极寻求多边区域和区域合作的突破口,既要有区域合作的突破,又要有次区域合作的进展。而东南亚的合作深化路径应该是在东盟“10+1”框架下积极寻求双边和次区域合作的有效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