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芳:中缅边境人民币跨境结算问题

首页 > 学术成果 > 热点时评 > 2017-05-15 11:05:00

本文作者李艳芳是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副教授。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书面许可,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沿边9省与14个国家接壤,在推动周边国家跨境人民币结算方面有着天然的地缘优势。其中,云南作为中国最早与周边开展金融合作的省份,沿边金融特色鲜明,跨境金融和泛亚金融合作潜力非常巨大。自20107月全面开展试点至2015年底,云南省跨境人民币累计结算规模接近2700亿元,年均增速超过60%,位居沿边9省区前列,不仅为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提供了有效的金融支撑,也为云南省的沿边、跨境金融创新,以及人民币的周边化、区域化和国际化做出了贡献。与此同时,不能否认云南省人民币跨境结算的总体水平尚待提高,尤其是中缅边境的人民币跨境结算,以及相关的沿边、跨境金融试点工作依然存在一些问题。

中缅边境的跨境人民币结算问题,以及相关的涉外金融和外汇服务,不仅是人民币周边化、国际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缅经贸关系进一步发展的重要保障。目前看来,除德宏州的跨境人民币结算及边贸水平较高外,其余五州市的相关业务推进都很缓慢。本报告以临沧市为例,尝试总结分析云南与缅北边境人民币跨境结算中存在的一些共性问题。

一、临沧段中缅边境人民币跨境结算的现状特点

云南有六个地州与缅甸接壤,边界线长1997公里(从边境经济活动情况看,滇缅边境可以近似看做中缅边境),共有5个国家级一类口岸和6个二类口岸。其中,临沧段中缅边境线长290.29公里,有1个国家一级口岸(孟定清水河)和2个二类口岸(南伞、勐懂)。

(一)跨境人民币业务量少,但增长较快

2010年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以来,临沧市跨境人民币业务量连续4年平均增长率保持在20%,但业务量水平依然偏低。截止2015年末,银行完成跨境人民币业务2.62亿元,同比减少40.12%,而德宏州同期的跨境人民币业务量已经超过百亿。同时,临沧市开立的境外机构境内外汇账户(NRA账户)达120户,同比增长14.13%,其中,境外非居民开立个人边贸结算账户102户,境外机构开立NRA账户18户。

(二)跨境人民币流动呈净流出态势,但逆差较小

据调查统计,2015年临沧辖区人民币跨境流动总量达98.8亿元。其中,流出量为50.4亿元,流入量为48.4亿元,人民币跨境流动呈流出走势,净流出2亿元。同期监测,境外边境地区人民币现钞境外存量约为14.4亿元。其中,缅甸联邦共和国掸邦果敢自治区的存量约为9,576万元;在缅甸联邦共和国掸邦果敢自治区清水河分区的存量约为580万元;在缅甸掸邦第二特区的存量约为133,835万元。(以上为银行估算数据)。

(三)人民币跨境流通方式的规范性不强

中缅边境人民币跨境流通非常单一,基本上都由人随身携带出入,并不经由银行渠道大额流入或流出。如人民币主要流出方式有:出入境人员的随身携带流出;中国商人携带人民币出境收购物资(玉石毛料、有色金属矿);中方企业支付境外替代作物进口(甘蔗、橡胶);中方企业及个人因投资自行携带出境,未在外管局登记,如替代种植、境外办加工厂等。人民币主要流入方式有:入境人员的随身携带流入;外出务工人员携带的劳务费等;个体商贩经商携带人民币流入;移动公司、联通公司、电信公司,电力公司、自来水公司等服务和产品输出性企业的费用收入;中方企业及个人在境投资获利后自行携带入境。

二、临沧段沿边跨境金融与外汇工作的进展情况

(一)涉外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进展较好

涉外金融服务已经实现边境县全覆盖。截至201512月末,全辖区共设有涉外银行业金融机构8家。具体机构和网点分布为:临沧市区5家,网点9个;耿马县3家,网点4个;镇康县2家,网点2个;沧源县2家,网点2个。辖内4家商业银行及沿边3家信用社机构均不程度开办资本项目、经常项目(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及银行结售汇(含个人)、跨境人民币业务。

(二)沿边跨境金融合作开始起步

1、签订协议建立双边金融合作长效机制。20149月,沧源县金融机构与缅甸康邦市商业银行于签订《沧源县金融机构与佤邦银行跨境金融合作备忘录》,建立了双边金融信息共享机制。主要内容有:建立金融业务协作机制,如为佤邦银行提供人民币反假技能培训,提供银行内控管理、金融风险防范管理等指导培训,佤邦银行加强人民币反假宣传,定期提供反假人民币的情况和信息;建立跨境金融业务推进机制,如搭建境外金融支付服务业务、拓展境外信用卡业务等跨境金融合作业务平台;建立双边金融机构日常联系机制,如双边相互指定日常业务联系人,定期联系,确保信息交流通畅。已草拟《沧源县政府与佤邦政府关于推进金融合作的函》,并已呈报沧源县政府审核。(因境外局势复杂多变,此项工作目前处于停滞阶段)

2、开展跨境金融知识宣传。2014年和2016年先后两次组织辖内农行、信用社等金融机构深入缅甸佤邦勐冒县开展人民币反假知识宣传、残损人民币兑换活动。活动期间共发放宣传资料5000余份,惠及当地群众2000余人,兑换残损人民币60余万元。宣传活动受到当地政府和境外居民的欢迎。

(三)外汇业务发展推进有限

1、外币代兑点业务起步较晚。2015年底临沧市外币代兑点业务才实现了的突破。迄今为止,两个代兑点仅办理个人结汇业务19笔,约2650美元。

2、境外POS机推广试点工作尚待加强。截至目前,在境外(主要在佤邦)共推出POS19个,正常运行的有15(其余4个是新推出的),单笔取款金额为2000元,转账最高限额为5万元。

3、外商投资企业发展缓慢。截止201512月末,全市已登记外商投资企业13家(未参加年检1家),已登记企业资产总额16.83亿元,负债总额11.39亿元,外方投资者实际出资额3.65亿元,外方未分配利润余额1.83亿元。实现盈利企业1家(盈利额46.98万元),亏损企业1家(亏损300万元),盈亏持平企业10家。

4、企业大额人民币现钞携带证试点业务开展缓慢。20144月,临沧市企业大额人民币现钞携带证试点业务在沿边三个县推开。但截至2015年末,携带证试点业务企业仅增加至9家,受理业务86笔,金额1.76亿元。

5、边境问题对双边贸易影响较大。如,因受“209”缅北战事影响,临沧边境贸易一直处于下滑态势,其中,通过南伞口岸进出口货物同比分别下降23.07%和68.65%。截至201512月末,全市贸易进出口总额为11,615.04万美元,同比减少10,637.89万美元,下降47.8%

三、临沧段跨境人民币结算及相关业务进展缓慢的原因

随着人民币在缅北地区经贸活动中的使用数量和范围的逐渐扩大,中缅边境跨境人民币流通已呈现区域化发展态势。与此同时,也存在着财通不畅的问题。造成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如下:

1、缅甸金融基础设施薄弱是导致中缅双边金融合作难以开展的基本原因。中方边境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电子化水平较高,而缅方基本没有可以对接的金融设施。此外,缅甸政府未在边境地区开设银行,在整个缅北地区也只开设了1家官方银行,而中方也未在缅北地区设立金融机构或网点。双边金融基础设施不对称,边境地区未开设金融机构,使得中缅双边的沿边金融合作未能取得实质性突破。

2、口岸不对等导致双边进出口贸易水平难以提高。以临沧孟定清水河国家口岸为例,该口岸属中国国家级一类口岸,但对接的缅甸口岸则情况复杂,因为该口岸同时受到佤联邦、缅甸军方和掸邦地方政府三方的管控或影响。碍于口岸级别的不对称,以及缅北复杂的民族问题和难以预料的战事,该口岸虽有较大边贸潜力和人民币跨境结算空间,却无法真正去拓展和实现。

3、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协调机制不完善,信息不对称,所涉及的金融部门及政府相关部门目前尚处于各自探索阶段,金融业务创新推动难度大,影响了全市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整体成效。

四、政策建议及思考

(一)应加快沿边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推进跨境金融合作

一是建议通过政府间协调,引导缅方将金融机构(网点)建设推至沿边地区,解决缅方无金融服务网点造成沿边金融服务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金融合作难以开展的不利条件。

二是建议协调缅甸金融管理部门,促成缅甸经济银行与临沧市农业银行的合作,为提升跨境金融交流层次,畅通中缅银行结算渠道,优化沿边金融服务搭建平台。

三是建议协调缅北地区有关地方政府和管理部门,建立货币反假宣传协作机制,加强双方业务培训交流,共同净化货币流通市场,规范沿边跨境货币流通秩序。

(二)应加快对等口岸建设,促进贸易投资利化

一是建议协调缅甸有关管理部门加大对等口岸建设力度,促进通关便利化,为扩大双方经贸交流,实现共赢发展提供基础支撑。

二是建议帮助协调缅北地区有关管理部门落实中国一东盟自贸区建设的优惠政策,为降低贸易壁垒门槛,便利跨境投资提供政策保障。

(三)应完善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协调机制,促进信息共享

积极帮助协条金融与相关职能部门在推动创新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为扩大跨境人民币使用范围和结算规模创造良好的社会和金融服务环境。

此外,还应该开展完整的调研和分析,及时跟踪和总结云南省六州市的中缅边境人民币跨境结算问题,以及相关的沿边、跨境金融试点工作进展情况,以期为中缅深化经贸合作和人民币国际化发展积累分析和研判的素材。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违者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