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瓦兰•辛格:“一带一路”—印度正在错过什么?

首页 > 学术成果 > 热点时评 > 2017-05-13 11:08:00

原文发表在201755日的《印度快报》。由钟爱翻译,朱翠萍审校。

【作者简介】斯瓦兰·辛格(Swaran Singh,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译者简介】钟爱,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研究团队成员,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在读博士生;朱翠萍,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版权声明】本文为授权翻译文章,版权归作者及翻译者所有,未经作者及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书面许可,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引言】尽管有来自新德里的压力,我们的邻居们还是排着队参加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随着印度的邻国正在过分沉溺于摆脱北京日益上升的影响力,印度的邻国政策似乎正在被“中国综合征”所绑架。

很明显,印度会缺席下周末(514日至15日)即将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然而,从高级记者和前政府顾问的媒体评论中,依然能够看出印度权力精英的焦虑,从印度政治领导人的行为中也能得到一些反应。从官方看来,新德里还在研究一带一路倡议,在一定时间后将会拿出一个方案。

最常见的情况是一些令人困惑的分析破坏了论坛的形象。有人说论坛的时间与莫迪总理20179月前往厦门参加金砖峰会的日程太接近。但真实的原因是印度受到了伤害,因为在中国默默的支持下,巴基斯坦已经成功地将中巴经济走廊提升为轴心,而“一带一路”正在围绕此项目展开。“一带一路”不仅寻求连接欧亚大陆内部,还包括连接非洲、大洋洲和澳大拉西亚。为了做到这些,中国毫无疑问需要合作伙伴。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些机构,例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新开发银行以及丝路基金,用以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支持,而印度也是这些倡议的一部分。印度已经同意加入被中国视为“一带一路”组成部分的孟中印缅经济走廊(BCIM)。就在上周,印度在加尔各答重启了拖延超过两年半的官方及学界的BCIM磋商会议。

但是,当印度的邻国正在过分沉迷于摆脱北京日益上升的影响力之时,印度的邻国政策却似乎正在被中国综合症ChinaSyndrome)绑架。莫迪下周对斯里兰卡的访问,仅仅距离上次斯里兰卡总理对印度进行为期5天的访问之后不到两个星期,并且先于尼泊尔总统为期5天的高调国事访问。同时,在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访问期间,莫迪选择抛开外交礼仪约束,亲自穿越德里的交通,到机场迎接哈西娜。

此次访问中,印度宣布向孟加拉国提供50亿美元的优惠贷款信用额度,签署了20多个合作协议,承诺额外投资90亿美元。去年12月,莫迪史无前例地在未经宣布地情况之下,在从喀布尔返回途中停留拉合尔,此举令人震惊。类似地,铁道部部长苏雷什·普拉布(Suresh Prabhu)上周表示印度正在尝试发展与孟加拉国、不丹、缅甸和尼泊尔的铁路联通,以此“促进交流、旅游、贸易、就业和互联互通”,这听起来与“一带一路”有类似之处。

无论喜欢与否,28国首脑包括俄罗斯总统、土耳其总统、马来西亚总理、巴基斯坦总理以及斯里兰卡总理都将出席“一带一路”论坛。另外,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世界银行行长金墉(Jim Young)、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等80位国际组织领导人,超过100名部长级官员以及随行的1200多名代表团成员已经确认参会。上周,日本自民党秘书长、党内地位仅次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的二阶俊博(Toshihiro Nikai)也确认参加论坛并表示:中日间的相互理解非常重要。尼泊尔总理普拉昌达看起来也准备好态度180度大转弯而参加“一带一路”,加德满都已经宣布将会派出高规格代表团。

毫无疑问,“一带一路”当下的情形解释了某些方面的疑虑。今天,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不可预测性日益上升,全球经济持续衰退,英国脱欧使得本来就增长乏力的欧盟雪上加霜。与此同时,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普京与其诋毁者仍然深陷复杂的争议之中。因此,相对贫穷国家渴望发展基础设施的需求也许激起了中国的宏大抱负。

一带一路毫无疑问能够带给中国更大的地缘政治影响力。中国领导下的基础设施建设将会巩固其在全球供应链和制造链中的地位,便于其廉价产品在全世界的倾销。但是,我们如何能对“一带一路”视而不见,尤其是面对局外人的大幅减小,是准备理解还是影响可能出现的结果?

不论我们信任与否,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反复强调三不原则,保证“一带一路”将不会被用以寻求政治影响力。外交部长王毅近期表示,‘一带一路’与任何政治和边界争端没有直接联系。一个务实的政策是需要与中国接触而不是过分关注中国的远大抱负。瓜达尔港和汉班托特港显示出中国是如何在政治不稳定和经济萧条地区冒险投资的。但是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社会政治反响,迫使北京利用“一带一路”扩大其正在进行的基础设施建设承诺。中国以打造全球商品的名义寻求重新定向其产能过剩资本,以期能重振债务缠身的国有企业。

中国已经在包括铁路、高速公路和港口的若干项目上投资逾500亿美元,并且签署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合同,将其外汇储备从数额巨大的4.5万亿美元降至3.5万亿美元。通过选择性参与,印度能更好地影响这一进程。对一个相对较小的经济来说,通过开发与“一带一路”类似的项目与中国竞争是不明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