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海林教授作题为《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和中国周边安全态势》的讲座

首页 > 新闻与动态 > 新闻动态 > 2017-05-22 14:35:31

2017年5月19日下午,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编辑部主任,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特聘教授叶海林在云南财经大学成蹊楼406会议室作题为《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和中国周边安全态势》的学术讲座。该讲座由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副主任朱翠萍教授主持。

叶海林教授主要从中美关系的定位与发展、中美双方理想中的中美关系状态以及中国如何实现发展等方面展开了论述。

叶教授首先提出一个问题,即中美关系是不是当前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他认为,由于世界大国和地区强国之间的实力不断接近,造成了当前国际秩序的不确定性上升。即使是美国这样的大国,其掌控世界的能力也越来越弱,而地区性大国则在不断增强对地区局势的掌控力。随着全球秩序向地区秩序转移,大国逐渐成为区域性问题的外在影响因素。在这样的背景下,不论是从战争与和平的触发效应,还是从经济领域的竞争结果来看,中美关系都很难被认定为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但无论中美关系是不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都是中国最重要的外交关系,因为中美关系的发展对中国的国家利益以及其他双边关系的处理有着深远影响。通过回顾中美关系历史,叶教授认为中美关系之所以能长期保持稳定,主要原因在于中国没有犯政策性错误而美国犯了认知性错误。随着2009年以来美国已经明确视中国为头号挑战者,其对华政策的某些举措在一定程度上是可预见的,很难会因为中国的良好意图表态或政策选择而发生变化。由于美国政治架构和主流价值观的稳定性不会因政党更迭而发生重大改变,因此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上台执政,中美关系的现状想要被颠覆基本是很难的。

叶教授指出,中美关系中双方都有想要达成的理想状态,即中国希望能够在太平洋地区有掌控权,而美国则想要掌控全球并制定规则,成本则要求中国来共同承担。事实上,从美国对中国的全球责任表述来看,其只谈全球治理而不谈世界秩序,因为秩序是权利而治理则是义务,可见中美关系中的结构性问题导致了中美双边的理想状态很难相容。此外,中国面临的很多问题,如台湾问题、南海问题以及朝鲜半岛问题,一定程度上也与中国的外交利益排序还不够明确具有一定的相关性。

最后,叶海林教授就如何实现中美双边关系的稳定以及中国如何实现理想状态目标提出了两个观点。首先,他认为中国需要认真思考三个问题,一是美国的支持是不是中国发展的客观条件;二是美国愿不愿意继续为中国提供发展所需的条件;三是如果美国想阻碍中国发展,其目标是否能实现。他以TPP的失败和“一带一路”的进展为例,认为中国作为崛起的大国一定要有发展的自主和自信;其次,他提出越是要保证中美关系的稳定,就越需要首先保证中国与周边关系的稳定,因为中国处理中美关系的着眼点应该在周边而不是在全球。如果以大国关系为优先,那么中国在周边的投入就会发生导向性变化,即为了避免中美冲突需要绕开美国利益;如果以周边关系优先,则中国必须要制定秩序,为周边提供公共产品,才能与美国展开对等的博弈。最符合中国利益的博弈,应该是在中国的周边排斥美国的影响力,而不是在周边地区向美国妥协。但是当前中国对周边贸易几乎都是顺差,这对建立长期有利于中国的秩序并无好处,因此中国对周边还是应该多施恩、少立威,要多给予、少汲取。

朱翠萍教授感谢叶教授带来的精彩讲座,并鼓励在座经济学专业背景的学生也应该具有跨学科的理解能力,以及对自己观点的多方式表达等。广大师生在热点问题上与叶教授展开了热烈的互动和讨论,讲座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