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鹏:印度洋地区研究的文献综述

首页 > 学术成果 > Working Paper系列 > 2016-11-09 11:16:58

印度洋地区研究的文献综述

刘鹏

[内容提要]印度洋地区研究需要澄清两个问题,一是印度洋地区是否是国际问题研究中的“地区”,二是印度洋地区包括哪些国别和地区。本文认为印度洋地区是国际问题研究中地区层次的研究对象,印度洋地区包括39个国家和地区。通过对国内外印度洋地区研究的文献进行梳理,可以发现印度洋地区研究具有明显的时代性。同时,印度洋地区研究主要包括了四个议题的研究。今后的印度洋地区有必要在研究方法和研究议题上更为多元。

[关键词]印度洋地区 研究现状 印度 地缘政治

近年来,印度洋地区研究逐步成为国际问题研究中的一个议题,产生了一些研究成果。但整体而言,印度洋地区的研究在国际问题研究中还处于起步阶段,对国内外印度洋地区研究文献进行梳理有利于了解研究现状。在对相关文献进行梳理之前,首先有必要对两个有争议但却是印度洋地区研究根本性的问题进行一定的说明。这两个问题是:第一,印度洋地区是否为国际问题研究的一个地区。第二,印度洋地区包括哪些国家。对上述两个问题的回答是印度洋地区研究在国际问题研究立足的基础。

一、印度洋地区是否为国际问题研究领域中的一个地区

对印度洋地区进行研究,经常需要解释印度洋地区到底是指哪个地区,是否构成国际问题研究中的“地区”这一概念。在国际问题研究领域,印度洋地区并不是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词汇,更为人们所熟知的是构成印度洋地区的五个次区域:大洋洲地区、东南亚地区、南亚地区、波斯湾地区和东非地区。因此首先需要明确印度洋地区是否是国际问题研究中的一个区域。

国际问题研究领域中的地区/区域研究主要兴起于二战之后。随着二战之后的欧洲重建与一体化、亚非拉地区大批独立民族国家的出现,区域意识在很多地区不断得到认同。区域/地区逐渐成为介于全球秩序、民族国家之间的一个独立研究对象。相应地,国际体系/全球体系(international system)概念也被应用到了地区之中而产生了“地区/区域体系”。

1973年威廉·汤姆逊(William R. Thompson)在一篇论文中分析了当时国际关系中研究区域问题的32篇文献,归纳出确定一个地区为国际问题研究领域的区域体系的四个充要条件:(1)区域中行为体的关系或行为体的互动存在一定的规则、区域中一个行为体的变化会导致另一个行为体相应的变化;(2)各行为体之间有相似性;(3)区域内部和外部的行为体认可了该区域作为一个独特的区域;(4)区域体系内至少包括2个以上的行为体。对于第一个条件而言,印度洋地区内部各行为体之间存在着相互影响,这种相互影响在安全方面表现得尤其明显。印度洋地区一国或一地出现的不稳定因素会在地区内部扩散并相互影响。二战后印度洋地区整体上一直处于动荡之中,其原因就是地区内一个国家的不稳定形势会扩散到地区内其他国家;当这个不稳定因素消除后,其他国家的不稳定因素又会导致地区内形成新一轮的动荡。对于第三个条件而言,印度洋和平区、印度洋无核区的提出、联合国印度洋特设委员会的建立以及一系列以印度洋命名的国际组织都表明区域内和区域外都将印度洋地区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区在对待。汤姆逊提出的第二个条件,即各行为体之间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在印度洋地区是否存在是最有争议的一条。在印度洋地区,该地区除了地理上都位于印度洋沿岸、经济上都依赖于印度洋提供交通通道外,区域层次的相似性并不多。印度洋地区的相似性主要体现在次区域层次,南亚地区国家之间存在一定的相似性、中东地区、北非地区和东非地区这些次区域内部之间的相似性较多。相似性是一个程度问题,因此可以说各国间存在相似性,但程度不高。如果以汤姆逊的四个条件来衡量,印度洋地区应该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地区。

巴里·布赞认为“试图想象出一个印度洋地区的概念,其带来的困扰比解决的问题更多。尽管印度洋地区作为一个分析框架会使不同议题之间产生一定的联系,但印度洋地区覆盖范围广、地区内的多样性会导致对该区域问题的分析有很多疏漏和流于肤浅。”布赞对印度洋地区范围大、差异性巨大的批评尽管有一定道理,但这是所有地区研究都面临的问题。从还原主义的视角出发,所有的地区研究都面临着很多疏漏和流于肤浅。亚太地区、北大西洋地区、甚至中东地区作为一个地区都存在着较大的内部差异。印度洋地区在国际问题研究中并不经常被当作一个地区进行研究,这可能是由于印度洋地区只有区域性强国,而没有大国的存在。因此,是否需要印度洋地区这一概念,关键取决于这一概念对于地区研究是否有用。学者们需要思考的是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方法、研究哪些议题以使对这一地区的研究更为有效。

二、印度洋地区的国家和地区

研究印度洋地区的另一个难题是哪些国家属于印度洋地区国家,这似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但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却是不同的。这是因为目前学术界和各国的政策界对哪些国家属于印度洋国家存在着一些意见分歧。

在早期的关于印度洋的研究著作中,印度洋国家的数量也没有确切的说法,美国学者菲利普·艾伦(Philip M. Allen)在其著作《印度洋地区的安全与民族主义》中认为印度洋地区包括36个国家。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2014年发表的《印度洋地区战略评估报告》认为印度洋地区的国家有36个。澳大利亚智库“未来国际”(Future Directions International)在其发表的《印度洋地区到2020年的关键问题》的研究报告中认为印度洋地区的国家包括了两部分,分别是印度洋沿岸36个国家和地区(不含约旦和以色列)和受印度洋影响较大的18个国家,因此印度洋地区有54个国家和地区。澳大利亚另外一个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在其发表的《西部边疆:澳大利亚与印度洋》研究报告中则认为印度洋地区包括了48个国家和分属英法的3个群岛,共计51个国家和地区。印度学者马努基·古普塔(Manoj Gupta)在其著作中认为地缘政治概念下的印度洋应该包括沿岸的36个主权国家、13个位于印度洋沿岸但并不毗邻印度洋的内陆国家和分属英法的3个群岛。印度洋海军论坛(Indian Ocean Naval Symposium)的章程规定,印度洋海军论坛的成员国必须为印度洋沿岸国家,现有成员国36个。国内学者对哪些国家属于印度洋国家也没有统一的看法,国内出版的《印度洋地区发展报告》认为印度洋地区包括了38个国家和地区。由此可见,关于哪些国家属于印度洋地区至少有5个不同的版本,即36国、54个国家与地区、51个国家与地区、52个国家与地区、38个国家与地区。在上述5个版本中,都包括了以下的34个国家,即对于下述34国属于印度洋地区国家是没有争议的:澳大利亚、巴林、孟加拉国、科摩罗、吉布提、埃及、厄立特里亚、印度、印尼、伊朗、伊拉克、肯尼亚、科威特、马达加斯加、马来西亚、马尔代夫、毛里求斯、莫桑比克、缅甸、阿曼、巴基斯坦、卡塔尔、沙特、塞舌尔、新加坡、索马里、南非、斯里兰卡、苏丹、坦桑尼亚、泰国、东帝汶、阿联酋和也门。

界定印度洋地区国家/地区是以直接毗邻印度洋为标准的,因此首先要确定印度洋的地理边界,才能确定哪些国家或地区属于印度洋国家。世界上各大洋的的地理边界由国际水文组织(the InternationalHydrographic Organization)确定,根据该组织的界定,印度洋的地理边界应由以下A到G共7个切割点来界定,其地理边界如下图(见图一):

图1 印度洋的地理边界

注:A:南纬60度(南极洲的北边界);

B:厄加勒斯角(Cape Agulhas),非洲大陆最南端;

C:苏伊士运河;

D:波斯湾最北端;

E:马六甲海峡

F:新加坡海峡到帝汶海东部

G: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东海岸(Tasmania)

以上述7个点为基点,印度洋包括了安达曼海、阿拉伯海、孟加拉湾、大澳大利亚湾、阿曼湾、莫桑比克海峡、波斯湾、红海、帝汶海等海域,分布在印度洋的岛国及毗邻于这些海域的国家就是印度洋沿岸国家。按照这一地理边界印度洋地区的国家应为38个、国家和地区为39个,除了上述34国外,还包括约旦、以色列、留尼旺(法国)、马约特岛(法国)以及英属印度洋领地。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版本的36个印度洋国家除了包括没有争议的上述34个国家外,还包括了黎巴嫩和叙利亚,上述两国已经属于苏伊士运河以西的地中海沿岸,并不应该属于印度洋国家。两个澳大利亚版本的印度洋国家都包括了并不直接毗邻印度洋的一些国家。印度洋海军论坛现有成员国中并不包括约旦和以色列,而从地理上讲,约旦和以色列属于亚喀巴湾(Gulf of Aqaba)沿岸国家,亚喀巴湾属于红海的一部分,因此这两个国家应该属于印度洋沿岸国家。国内出版的《印度洋地区发展报告》认定的印度洋地区国家没有包括英属印度洋领地。

尽管可以从地理意义上严格定义印度洋地区,但在学术界取得明确共识之前,印度洋地区还是一个“主观地图”,学者会根据其研究的需要对印度洋地区的范围和构成进行调整。

三、国内外关于印度洋地区研究的现状

整体而言,印度洋地区研究并不是国内外国际问题研究的热点问题,因而研究的成果也相对不多。在现有的印度洋地区研究中,研究的主要对象是国家,很多成果冠之以印度洋之名,但却是国别研究的叠加或是国别研究视角下的印度洋;研究的主要视角是国家权力视角,主要的研究对象是区域内大国印度、澳大利亚、南非等国与区域外大国美国、日本、中国等的权力互动。在印度洋地区研究中,采用整体主义视角进行研究的主要集中在非传统安全领域,如海洋环境保护、海上通道安全、打击海盗、气候变化等。

国内目前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研究成果还不多、研究方法较为单一。国内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始于20世纪90年代末,在此之前国内鲜有印度洋地区研究的成果出现。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中国对外部能源和资源的依赖的加深,特别是随着中国进口油气资源的需求量的不断增加,国内部分学者开始关注印度洋地区。

国内印度洋研究的成果主要反映在《南亚研究》和《南亚研究季刊》这两本杂志上,1997年至今,《南亚研究》共刊发以印度洋为研究主题的论文14篇,2009年以来,该刊每年都会刊发与此相关的论文;1997年至今,《南亚研究季刊》共刊发该类论文12篇。这两份期刊的努力为国内的印度洋地区研究提供了平台。目前国内尚无关于印度洋地区研究的专著,也没有以此为主题的博士论文。国内专门研究印度洋地区的学者和机构主要集中在云南省的部分高校和研究机构中,2012年国内第一部印度洋地区蓝皮书出版,国内唯一的一本以印度洋研究为主题的学术刊物《印度洋经济体研究》也于2014年创刊。

国内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主要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末,而国外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则从二战结束就已经开始了,因而在研究的议题范围、研究方法方面也更为多元和深入。仅就笔者收集到的资料来看,目前国外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已经产生了76部著作,57部硕士博士学位论文和近200余篇各类论文。国外的印度洋地区研究随着国际形势的发展呈现出时冷时热的状态,下文将首先对国外印度洋地区研究的时间脉络进行分析。

(一)印度洋地区研究的时间脉络

国外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虽然从二战以来就在不断进行,但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仍然呈现明显的时间性。此处以学术著作为例梳理印度洋地区研究的学术发展脉络。从学术发展脉络来看,国外的印度洋地区研究呈现出以下特点:

第一,20世纪70~80年代是国外印度洋地区研究的一个高潮。就国际问题研究而言,印度洋地区研究并不是一个关注度很高的议题,因此产生的学术成果总量并不多。通过对现有研究印度洋地区学术著作的梳理,可以发现,20世纪70~80年代是印度洋地区研究的第一个高潮,在此期间产生了44部学术著作,占研究印度洋地区学术著作的一半以上;而在此之前关于印度洋地区研究的学术著作数量较少(见表1)。到了20世纪90年代,关于印度洋地区的学术著作数量又呈现下降的趋势,整个90年代出版的学术著作数量仅为10部。20世纪70~80年代的美苏在印度洋地区的争霸和印度洋沿岸国家希望通过建立和平区来摆脱美苏争霸的影响是这一研究高潮兴起的背景。

第二,国外印度洋地区研究的主题具有明显的时代性。仔细梳理迄今以来关于印度洋地区研究的国外著作,我们可以发现印度洋地区的研究主题具有明显的时代性。20世纪40~60年代,印度洋地区是英国和印度的势力范围,相关研究也主要围绕这一问题展开。而70年代后,美国接过了英国在印度洋地区的势力范围,加上苏联采取的攻势战略,使美苏之间在印度洋地区的争夺进入白热化,苏联入侵阿富汗使争夺形势达到高潮。在这样的背景下,这一时期的学术著作的主要关注点就是美苏在印度洋地区的争夺;另一个研究的主题就是在美苏争夺的背景下,地区内国家的反应和应对之策(见表1)。在此背景下沿岸国家提出了印度洋和平区,并通过联合国这一平台大加倡导,希望能够借此间接抵制美苏在印度洋地区的争夺、维护自身的主权和安全。90年代之后,随着冷战的结束,美苏在印度洋地区争霸这一问题不再存在,这一时期的著作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体现时代特色的贸易、区域合作等问题上;此外,这一时期的著作的研究议题也更为多元化,移民、历史、文化等问题也开始逐步得到研究。

第三,印度和美国是研究印度洋地区的主要国家。从目前出版的研究印度洋地区的著作来看,作者主要来自印度和美国。这其实也反映了两国对这一区域的关注程度。印度是印度洋地区最大的国家,“印度力图在印度洋地区扮演一个不引人注目的战略支点和离岸平衡者(unobtrusive fulcrum and a balancer of power)”,一直希望能够主导印度洋地区的国际秩序,因此印度学者一直对印度洋地区保持着较高的关注度。美国自1967年接手了英国的势力范围之后,成为印度洋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域外大国,而且美国的国际问题研究整体水平在全球领先,因此美国在该地区的研究也产出了较多的成果。

表1 印度洋地区研究学术著作的时间脉络

出版时间

著作数量

研究的主题

20世纪40年代

1

印度与印度洋

20世纪50年代

1

国防与安全

20世纪60年代

2

英国与印度洋

20世纪70年代

22

印度与印度洋、美苏在印度洋的争夺、印度洋的地缘政治、海权、印度洋和平区、地区军备竞赛

20世纪80年代

22

印度与印度洋、巴基斯坦与印度洋、印度洋的地缘政治、海权、美苏在印度洋的干涉与争夺、地区安全、印度洋和平区、印度洋地区的历史、地区合作、印度洋地区的民族主义

20世纪90年代

10

印度洋地区的贸易、大国在印度洋地区的介入、印度与印度洋、印度洋地区的岛国

2000年以来

18

印度洋地区的区域合作、印度洋地区的贸易与投资、域外大国与印度洋、印度洋地区的历史、文化、印度洋地区的国际移民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著作的出版年份整理。

(二)国内外印度洋地区研究的述评

国内外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已经出现了不少成果,值得一提的是创刊于2003年在澳大利亚出版的学术期刊《印度洋地区研究》(Journal of the Indian Ocean Region)在短短的10年时间里,将印度洋地区研究的广度和深度都大大提升,该杂志目前也是国外期刊中唯一的以印度洋地区为研究对象的期刊。从目前这些成果的研究议题来看,大致可以看出目前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主要涵盖了以下四个方面的议题:

1.印度洋地区的地缘政治与海权

研究印度洋地区的起点是要证明印度洋地区是一个国际问题研究领域内的“地区”,而且是一个较为重要的地区;而能够较为有力地证明印度洋地区在国际关系中重要性的理论范式就是地缘政治与海权理论;因此目前国外有很多著作和论文都从这个角度来对印度洋地区加以研究。关于这一问题出版较早的两部著作分别是1978年出版的《海权与印度洋》和1981年出版的《海权与印度洋地区的战略》。近年来发表的一些期刊论文也有类似的探讨,代表性的论文如《海权、陆权与印度洋》。这类论著大多从地缘政治竞争的角度出发,强调印度洋地区的重要性,分析域内国家与域外国家在印度洋地区的争夺。

从地缘政治角度研究印度洋地区也是国内学者研究的主要视角,这类研究成果大多从地缘政治和海权理论出发,论证印度洋和印度洋地区对于欧亚大陆和整个世界的重要性,其论证的依据除了提及印度洋地区较为封闭的地理特点外,通常还会强调印度洋地区丰富的资源和能源,以及印度洋作为国际海上通道的重要性。代表性的论文有张文木的《世界霸权与印度洋——关于大国世界地缘战略的历史分析》,该文认为自拿破仑以来的世界霸权之争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控制印度洋。宋德星的《21世纪之洋——地缘战略视角下的印度洋》一文认为印度洋鲜明的地理构造和主要战略支点的重要战略价值决定了其在新时期独特的地缘战略和地缘经济地位。

2.印度洋地区的大国争夺

印度洋地区的大国争夺是印度学者研究印度洋问题的主题之一,在20世纪70~80年代的44本学术著作中,约有1/3的著作都与此主题有关。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著作中所指的大国仅指域外大国。在冷战期间,大国特指美苏两国,冷战后的大国一般指的是美国与中国。印度学者这样论述的潜台词是印度虽然也是大国,但印度是区域内大国,在印度洋地区的存在和利益的拓展具有天然的合法性,印度有阻止域外大国威胁本地区和平的义务。鉴于这样的隐含前提,印度学者在论述印度洋地区的大国争夺时,都是以反对大国在印度洋地区互相争斗为出发点。这一点在早期出版的《印度洋上的大国对立》中有体现,在近期出版的《大国对印度洋的干涉》中也有体现。

冷战结束后,特别是2000年以后,印度对中国在印度洋的活动保持了高度警惕,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印度认为的在印度洋地区试图扩展力量的域外大国。由美国学者“发明”的中国在印度洋试图包围印度的“珍珠链”战略在印度有着广泛的市场。印度智库观察家基金会专家拉贾.莫汉2012年的新作《中印在印太平洋地区的争夺》认为中印之间的争夺已经从以边界纠纷为中心转移到了海洋控制为中心。国内学者朱翠萍、陈利君等人刊发的论文也主要是探讨大国与印度洋的关系。

3.印度洋地区的非传统安全议题

冷战结束后,美苏在印度洋地区的争霸结束,传统安全议题中印度洋地区的重要性相对下降,非传统安全议题逐步受到重视。非传统安全包括了诸如恐怖主义、海盗、种族宗教冲突、水资源短缺、武器扩散、人口贩卖、毒品走私、非法移民、洗钱、海洋安全等问题。2000年以来,印度洋地区的非传统安全形势不断恶化,不仅威胁到本地区国家的和平与稳定,而且还向世界其他地区输出“威胁”。本地区失败国家的大量存在和伊斯兰国家的集中使印度洋沿岸形成了“失败国家弧”和“动荡弧”。在2014年的全球脆弱国家排行榜前10位中,有5个国家是印度洋地区国家,这5个国家分别是南苏丹、索马里、苏丹、也门和巴基斯坦。印度洋地区成为全球脆弱国家最集中的地区。

在这一大背景下,近年来对印度洋地区非传统安全问题进行研究论述的作品不断增多,当前研究的热点包括海盗和海上运输安全、气候变化问题。印度洋地区索马里海盗的猖獗是海上安全研究兴起的背景。英国学者利赫将印度洋地区与大西洋和亚太地区进行了对比,认为在机制建设方面,印度洋远远落后于后两者,这也是海盗猖獗的原因之一;他认为印度洋地区机制建设落后的主要原因是印度洋地区国家在这一问题上的差异性过大。该文建议以海洋管理这一理念为出发点,将包括海盗问题在内的其他非传统安全问题一并纳入,从低起点开始进行机制和互信建设。这类论文的观点对于我们深层次理解印度洋地区的非传统安全是很有帮助的。

4.大国与印度洋地区的关系

印度是印度洋地区最大的沿岸国家,因此印度对印度洋的研究是从来没有中断的。早在1945年,首任印度驻华大使、印度现代海权理论的奠基人潘尼迦就发表了其著作《印度和印度洋——略论海权对印度历史的影响》。随后,以印度学者为主的学术界对印度与印度洋的关系进行了全面的研究。笔者在印度尼赫鲁大学图书馆查阅发现,1945年以来,印度出版的以印度洋为主题的著作达30多部,此外,仅尼赫鲁大学就有30余篇硕士博士学位论文与此主题相关。研究的议题包括了印度洋的地缘政治及其对印度的重要性、印度的印度洋政策、印度与印度洋地区的历史、印度与印度洋地区国际组织的关系、印度洋与印度海军、印度洋与印度反恐、美苏在印度洋的争夺对印度的影响、印度在印度洋地区的国际移民等。印度是中国印度洋政策要考虑的主要行为体之一。国内部分学者也从印度的印度洋战略、海权、中印关系等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了研究。时宏远在《印度的海洋强国梦》一文中认为印度海洋强国的总目标是主导印度洋,而且该目标具有明显的排他性。

对中国与印度洋关系的研究主要开始于2000年以后,2004年美国智库提出了中国在印度洋地区的珍珠链战略之后,对中国与印度洋地区关系的研究大量出现。这类研究主要涵盖两个问题:第一,中国在印度洋地区的战略,代表性论文有美国海战学院两位教授撰写的《中国海军在印度洋的目标》;第二,中国与印度在印度洋地区的争夺,后者的代表性作品是前文已经提到的拉贾.莫汉2012年撰写的《中印在印太平地区的争夺》。

中国与印度洋地区的关系也是目前中国印度洋研究的重点,国内学者主要是从两个视角对这一问题进行分析的。一个视角是从印度洋地缘、海权、资源、能源和通道的重要性出发呼吁中国制定印度洋战略。第二个视角是从中国向西开放的角度呼吁中国应该打通进入印度洋的通道,这类论文主要是以云南学者为主,希望中国能够通过加大对西南开放的支持力度,通过印度洋通道的建立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代表性的论文有杨杰的《拓展区域合作空间与共同构建中国通向印度洋国际大通道》。国内也有学者从历史角度探讨中国与印度洋的关系。耿引曾的《中国人与印度洋》一书就从印度洋沿岸出土的中国文物、古代中国人笔下的印度洋、远洋航行等角度描述了古代中国与印度洋之间的联系。

目前的学术成果中,除了研究印度、中国与印度洋关系的论著外,以研究美国、澳大利亚与印度洋地区的关系的论著最多。

澳大利亚是印度洋地区最发达的经济体,作为中等强国,澳大利亚也一直试图在印度洋地区发挥作用,因此澳大利亚从官方到民间都很重视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早在1976年,澳大利亚国会参议院就召开过澳大利亚与印度洋的听证会,并发布了题为《澳大利亚与印度洋地区》的报告。国外唯一以印度洋地区为研究对象的期刊《印度洋地区研究》也是在澳大利亚出版的。此外,澳大利亚还是澳大利亚研究集团(Indian Ocean Research Group)的所在地,该集团对印度洋问题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澳大利亚的西澳大学也成立了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

美国是目前印度洋地区影响力最大的域外大国,也可以说是唯一的域外大国。1968年美国接手英国在印度洋地区的势力范围之后,在美苏争霸的背景下,不断扩大在印度洋地区的存在和影响。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杰瑞在其博士论文中认为美国是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接过了英国的“包袱”。在美国不情愿地接手印度洋地区后,美国国会在1971年就召开了关于印度洋地区的听证会,就美国的印度洋地区政策进行研究并发表了《印度洋的未来政治与战略》。对美国是否具有一个清晰的印度洋战略,学术界的看法不一。美国海战学院的埃里克森等人就认为美国在印度洋地区的战略并不清晰,鉴于印度洋地区对美国的重要性,呼吁制定清晰的印度洋地区战略。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学者具体地研究了美国在印度洋地区与苏联、中国和印度等域外大国和地区大国的关系。类似的研究成果有《印度洋与美苏的威慑》、《印美关系与西南太平洋的和平》。2010年出版的卡普兰的畅销著作《印度洋与美国未来的利益》则主要以中国在印度洋地区“扩张”作为立论出发点,呼吁美国重视印度洋地区。

国内对美国与印度洋地区的关系也有研究,目前该类研究成果有2篇硕士学位论文和若干篇期刊论文。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多是从中美、印美竞争的角度谈美国的印度洋政策。葛红亮认为印度洋战略是美国介入欧亚大陆事务的“第三条路径”,是美国奉行制衡政策的缩影,具有明显的霸权特性。陈利君在《弹性均势与中美印在印度洋上的经略》中认为中美印在印度洋上呈现出一种“非敌非盟”的状态,并认为该状态将持续一段时间。事实上,美国是否存在印度洋战略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厘清。常贝贝在描述美国与印度洋关系时,使用的是政策而不是战略,该文对冷战期间美国的印度洋政策研究进行了梳理,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文献综述。

在《印度洋地区研究》创刊以前,对其他国家与印度洋地区关系的研究并不多,该期刊创立后,先后发表了几篇研究法国、英国、德国、欧盟、西班牙、葡萄牙、日本、俄罗斯、伊朗、印度尼西亚、南非与印度洋地区关系的论文。

从以上对国内外的文献综述中,我们可以发现冷战期间,国内外对印度洋地区研究还是以和平与冲突、安全和大国关系为主;在研究方法上也主要依靠地缘政治、海权等方法;冷战后,非传统安全议题、地区合作与国际制度等议题也逐步得到了研究,在研究方法上也更为多样。但整体而言,对印度洋地区国际制度的研究还不够充分。

结语

在国际问题研究中,印度洋地区研究虽然是一个不显著的议题,但其仍然是国际问题研究的研究对象;作为地区研究的起点,哪些国家属于印度洋地区国家是需要明确的。从地理意义上讲,印度洋地区包括了39个国家和地区,但在学界就此取得共识之前,印度洋地区仍将是一副“主观地图”,学者们会根据自己研究的需要而确定。

从现有的文献来看,印度洋地区的研究呈现出明显的时代性;同时,国外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较国内起步早,研究的视角也更为多元。学界对印度洋地区的研究要更加关注两个方面的内容:第一,研究方法要更为多元化,尽管地缘政治等视角对印度洋地区的问题有着较强的解释力,但国际关系的理论仍然可以用于解释印度洋地区的现状,印度洋地区的现状也可以用来证实或证伪国际关系理论。第二,研究的内容要更为多元,国别研究尽管是地区研究的内容之一,但并不是全部内容,印度洋地区研究不等于印度研究,对印度洋地区的国际制度、非传统安全等议题的研究是印度洋地区研究的应有之义。

(编辑 毛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