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芳:莫迪政府的经济发展战略转型:实施、成效与前景分析

首页 > 学术成果 > Working Paper系列 > 2016-11-09 11:02:13

莫迪政府的经济发展战略转型:实施、成效与前景分析

李艳芳

【内容提要】2014年莫迪上台后,推出了系列振兴经济、改革政府的政策措施。试图通过“供给侧”改革推动经济发展战略转型,并修正印度经济的结构偏向问题。施政两年来,莫迪政府的发展战略转型取得了一些成效:印度经济的基本面发展良好、增长率超过中国而且保持强势,引发了国际社会对本轮印度增长的可持续性,以及中印经济竞争是否进入转折期的广泛争论。本文通过观照印度经济发展的历史遗产,分析、总结了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的特点,及其对印度经济固有问题和新问题的针对性和不足之处。由于发展战略一旦制定,将在较长时期内成为一国宏观经济发展的方向和指引,所以研究莫迪政府的发展战略与实施,一定程度上将有助于对印度经济发展前景及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进行预判分析。

【关 键 词】印度经济 莫迪政府 “供给侧”改革 印度制造 发展战略转型

Modi Government’s Transformation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Strategy: Analysis of Implementation, Performance and Prospect

Li Yanfang

ABSTRACT: PMNarendraModi launched a series of policies and measures to revitalize economy and reform governmentsince he came to power in 2014, and tried to promote the transformation of Indian economic development strategy and correct the structural bias of Indian economy through the supply-side revolution. Modi government’s transformation of development strategy has brought some achievements in 2 years: the fundamentals of Indian economy showgood signs, India’s growth rate has surpassed China’s and still maintains strong momentum, which caused widespread controversy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on the sustainability of India’s growth, and whether the economic competition between China and India has entered an era of transition. This article analyzes and summarize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Modi government’s economic development strategy, and the pertinence and deficiencies for inherent economic issues and emerging issues of India by contrasting and observing the historical heritage of India’s economic development. Once the development strategies are made, it will become the direction and guidance of a country’s macroeconomic development in the long term, so the study on Modi government’s development strategy and its implementationwill contribute to analyzing and predicting India’s economic development prospects and its impact on China to a certain extent.

KEY WORDS:Indian Economy; Modi Government; “Supply-side”Revolution; Made in India; Transformation of Development Strategy

(电话及邮箱:15887051231,lyf001270@163.com)

莫迪政府的经济发展战略转型:实施、成效与前景分析

2015年印度经济增长率高达7.5%,自1999年以来首次超过中国,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目前来看,舆论和学界主要关注两方面内容:一是本轮的印度经济增长是否具有长期可持续性。主要争议在于,印度经济能否摆脱周期性增长波动?印度经济增长的主因是否由于莫迪政府施政得当?印度能否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二是中印发展竞争是否已经出现转折。争议问题主要有,印度经济增长率是否真的超过了中国?中长期内印度的经济总量能否超过中国?是否需要重新评估中印不同的发展战略模式?本轮经济增长能否提高印度的国际经济能力,从而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规划产生影响等。由于莫迪政府上台仅两年时间,此时对其改革成败做定论为时尚早,只能在宏观面上对其执政前景做出某些预判。本文选择从战略角度出发,通过观照印度经济发展的历史遗产,分析、总结了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的特点,及其对印度经济固有问题和新问题的针对性和不足之处。由于发展战略一旦制定,将在较长时期内成为一国宏观经济发展的方向和指引,所以研究莫迪政府的经济发展战略和实施,一定程度上将有助于对印度经济发展前景及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进行预判分析。

一、1947—2013年:印度经济发展战略的演进与成效

印度的经济发展战略,主要是从领导人的治国思想与实践、历届政府的竞选纲领与施政纲要、以及“五年计划”和年度财政预算等文件、报告中梳理、总结得出。

(一)印度经济发展的阶段性演进

从文献看,大多数研究把独立后的印度经济发展分为两个时期,即以1991年分界划为改革前、改革后两个阶段。另一种分类则是将印度经济分为四个发展期:1947—1955年的经济恢复期、1956—1980年的半管制期、1981—1990年的经济调整期,以及1991年以来的经济改革期,这种分类显然更利于深入研究印度经济战略的演进。

从经济恢复期到经济半管制期,印度的初始经济发展战略开始成型。该战略模式的内容,主要源于尼赫鲁的治国理念,因而被称为“尼赫鲁发展战略模式”,目标则是建设“社会主义类型社会”的国家经济。该时期,印度是除少数社会主义国家之外经济管制最为严厉的国家。在经济调整期,尼赫鲁发展战略转型为尼赫鲁—甘地调和发展战略,但整体模式并未出现根本变化。1991—2013年,印度持续进行经济改革,陆续提出“自由化、市场化、全球化和私有化”的“四化新经济政策”、“自动启动经济”、“反冲式启动经济”,以及强调“社会公平”和“人性化”因素的“包容性增长”等战略模式。至此,印度的自由市场发展战略(德里模式)逐渐形成,并与实行多年的尼赫鲁发展战略模式逐渐割裂。此外,2014年5月以来的莫迪政府执政期,是否算印度经济战略转型的新时期,则是当下和一定时期内必然会存在争议和讨论的问题。

(二)印度经济发展战略演进、实施的特点

历史上的印度次大陆一直处于邦国林立的分裂状态,新生的印度也天然不可能有一元化的绝对权力和相对统一的利益诉求。独立前后,印度的政治精英们在许多问题上都选择折中和妥协,以便能尽快建立国家执政的实体和机制。政体方面,印度选择“异化”英式议会民主制,保留了许多东方威权统治的特征。如,国大党多年一党独大、徒有虚名的“三权分立”、普选名义下的半普选制、地方权力过大的联邦制,以及“种姓政治”的压倒性影响等。在这样的政治、社会现实下,历届印度政府都不得不面对各种力量较量和利益博弈,印度经济发展战略的建立与演进,也充满了博弈和折中主义。

1、印度经济发展战略演进:折中性和渐进性

为平衡各派别要求,独立初期的印度选择了一条折中的“中间道路”。资源配置没有全盘照搬苏联模式,而是在加强国家宏观控制前提下,允许市场机制发挥作用。20世纪70年代初,英.甘地政府更为激进地倾向于社会主义,对经济实施了越来越严格的管制。此后,在政治、经济双重压力下,印度政府采取了一些经济自由化的措施,但经济体制依然在计划与市场之间左右徘徊。1991年,面临经济崩溃的拉奥政府不得已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要求,开始了旨在“自由化、市场化、全球化和私有化”的改革。至此,印度正式摒弃费边社会主义,以自由市场经济取代了尼赫鲁发展战略模式,此后的历届政府都坚持了这一改革方向。截至目前,印度在改革道路上没有走过回头路,但推进速度却很缓慢。相对于其他接受“华盛顿共识”的转型国家,印度对经济体制、管理机制和外资开放等都采取了渐进方式,虽然改革风险相对较小,但取得的进展也比较有限。事实上,印度历届政府都试图在自由改革和赢得政治支持之间寻求平衡,导致其经济改革的目标并不明确。可以说,截止曼.辛格政府任期结束,印度的新经济发展战略转型都未能完成。

2、印度经济政策的制定与实施:反复性和妥协性

1947年8月至2014年4月,印度一共经历了17任总理的执政。历届政府的发展战略实施,主要体现在经济政策的制定、推行和改革上。独立初期,印度就制定了有关农业(土地)、工业、外贸、外资和金融发展的相关政策。这些政策在经济恢复期、经济调整期和改革时期大多经过了反复的修正和调整。但是,有些政策改革由于遭到反对而无法推行,有些政策甚至尚未实施就已胎死腹中。印度社会的多元化矛盾问题在其经济政策的制定、调整和改革进程中显露无遗,只有那些鲜少涉及诸多利益纠纷的全新领域(如IT业和高科技领域等)的政策才能得到较好地执行。1991年以来,历届印度政府对几乎所有的经济领域都进行了改革,政策制定与实施越来越倾向市场化和自由化。但是,每当改革遭遇阻力,印度政府大多以妥协了事,或采取替代措施,或是直接放弃了改革方案。正因如此,在公营企业私有化、零售业对外开放、外商投资环境改善,以及征地法、劳动法、商品与劳务税等影响经济发展的核心领域,印度的改革迄今都没能取得进展。

(二)印度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效果及评价

1、主要经济指标不断优化

从增长趋势看,印度经济呈现出改革前的短期密集波动和改革后的长期上行趋势(见图1)。1917—1946年间,印度GDP年均增长率仅为0.7%,人均GDP则年均下降约0.3%;尼赫鲁战略实施期,印度的平均增长率大约为3.5%,曾被学者揶揄为“印度教徒式增长”。该时期,印度经济大约以7—8年为一个小周期,呈现出“轮回式”剧烈波动,甚至有4个财年出现了负增长;尼赫鲁—甘地战略实施期,印度经济增长波动趋于平缓,年均增长率提高为5.5%;经济改革期(1991—2013),印度年均增长率达到了6.6%。其中,曼.辛格执政期内印度经济保持了多年高速增长,2004—2013年增长率分别为7.1%、9.5%、9.6%、9.3%、6.7%、8.6%、8.9%、6.7%、4.9%(调整前为4.1%)、6.6%(调整前为4.7%),虽然后两年出现了较大回落,但十年年均增长率依然高达7.8%。

图1 印度GDP增长趋势

资料来源:根据印度中央统计局数据作图(2012—2015财年采用调整后的数据)

经济规模方面,印度经济总量已从1950财年的2.8万亿卢比,增长为2013财年的91.7万亿卢比,成为了世界第10大经济体(购买力平价规模排名全球第3位);印度外贸额从1950财年的25亿美元提高到2013财年的7646亿美元,FDI净流入从1978财年的0.18亿美金提高到2013财年的281亿美金。同时,印度在粮食自给、高等教育发展、服务外包,以及高科技等领域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极大地改善了自身的国际形象。尤其是服务外包业的发展,树立了印度“世界办公室”的新形象,使这个世人眼中行政效率低下、发展缓慢的官僚经济体,逐渐转变成为IT领域的创新领先者和能为全球提供一流技术解决方案及业务支持服务的国家。

2、发展指标的实现度不高

印度经济发展的主要目标分别是经济增长和消除贫困。从历史数据看,历届政府对这些目标的完成度都不算高,尤其是后者的差距较大。首先,印度计划委员会制定的目标与完成度差距较大。在已结束的11个“五年计划”中,有6个未能完成预定的增长目标。其次,印度的人均GDP和人均净国民收入增长缓慢,增长率均比同期GDP增长率低大约2个百分点。第三,产业结构不合理,就业水平不高。第二产业在印度GDP中的占比不高,制造业占比更是多年保持在15%—17%之间。羸弱的制造业无法吸纳更多的劳动力,导致印度失业人口数量一直居高不下。第四,贫富差距不断拉大。印度有近1/3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该国极贫人口已占到全球极贫人口总数的33.0%。第五,社会综合发展指标偏低。截止2013年,印度的全球主要发展指数排名都很靠后,全球繁荣指数、平均生活满意度、全球清廉指数和人均GDP排名都在80名开外,经济自由度、人类发展指数等则排在了倒数的位置。(世界银行数据)此外,在财政赤字、基础教育,以及基础设施建设等重要的经济、社会发展领域,印度的战略性政策实施也收效甚微。

3、对印度经济发展战略的评价

经济发展战略演进,尤其是1991年以来的战略转型,对印度的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际地位提升意义重大,但同时也存在许多不足。总体而言,印度政府在制定发展战略时,具有突破时代局限的“远见”,但在政策实施中,却存在极大的妥协性和行政能力不足。如,尼赫鲁时代开创的国家“混合经济模式”,如今已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主流模式,但其政策实施却一直在偏离价格机制和市场化运作。对印度的经济发展战略模式,学界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其中,黄亚生和韩泰云为代表的学者对印度的经济发展战略及改革持赞成态度,认为印度的战略模式更具可持续性,假以时日很可能超越中国;与之相反的是,徐滇庆等学者认为中印发展战略模式各有优缺点,但印度以高科技产业和服务业为重点的发展道路是错误的。因为大多数民众没有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成果,也没有参与到改革和发展之中。最为普遍的观点则是,印度在继续发展高科技产业的同时需要调整发展战略,大力发展能够创造就业的劳动密集型产业。

二、莫迪政府的经济发展战略转型及其实施

2014年,伦纳德拉.莫迪领衔的人民党在印度大选中获胜。各大研究机构普遍认为,莫迪胜出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辛格政府的“二次改革”失利,加之国大党政府腐败和行政效率低下,以及印度社会贫富差距拉大、治安恶化、强奸频发、种姓制度矛盾和宗教民族等问题的凸显激化,加深了选民的失望情绪;二是印度民众对推进经济改革寄予厚望,而莫迪对古吉拉特邦成功的经济治理,让他们看到了革新与恢复高速增长的希望。总的来说,相比较政治和社会因素,莫迪上台的主因还是国大党政府保守化改革的失利和人民党推进新经济改革承诺对选民的吸引力。

(一)莫迪政府的经济发展战略转型:方向、重点和特点

2014年5月,莫迪宣誓就任印度第18任总理,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之路。在“四化改革”中,莫迪显然更着力于加快市场化和全球化的改革步伐。不仅力排众议撤销了计划委员会,也加大了吸引外资和促进国际经济合作的力度。与此同时,在发展重点、发展速度以及发展模式等方面,莫迪政府也努力寻求突破,使其经济战略转型展现出新的特色。首先,莫迪提出“经济优先”和坚持“供给侧”改革的战略,甚至将外交比作经济发展的侍女,并支持诸如“厕所先于神庙”等关注民生的举措;其次,新政府将发展战略重点从服务业转向制造业,计划将制造业贡献率从15.0%提高到2022年的25.0%,以期每年为超过1200万的年轻人提供就业。为实现这些目标,莫迪上任4个月后即提出“印度制造”(Make in India)计划,将改革聚焦于三大方面: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制造业发展和改善外商投资环境;第三,莫迪及其幕僚显然希望摆脱缓慢的印度式发展速度,提出“不要渐进式改革,而是跨越式的更新换代”。莫迪认为,印度若想与中国展开竞争,就必须将经济发展聚焦于技能、规模和速度方面。而无论是基础设施、制造业还是外商投资,都是中短期即可见显性或规模成效的项目;第四,发展模式方面,印度将努力尝试两条腿走路。即在全力打造制造业的同时,利用好高科技和服务业优势,通过“印度制造”和“数字印度”帮助解决印度的经济增长、城市化、扶贫和污染等综合发展问题。

从目前情况看,莫迪政府的发展战略延续了印度经济改革以来的一贯方向。但其发展模式和具体内容,则更像中国式发展模式与印度经济发展现实的嫁接。莫迪在保持印度隐性发展优势(企业效率、金融体制、信息物联网和管理能力等)同时,大力推行突出中短期绩效和显性优势(高增长率、硬件条件、外资水平等)为主的发展战略。这既是补齐印度经济短板、消除增长瓶颈的措施,也是莫迪的古吉拉特发展经验,即拿出好看的经济数据和可见的硬件改善,让显性绩效有利于其下一任期的选举。同时,快速增长的经济数据也将增强国内外对印度发展的信心,有利于该国吸引更多的外资。

(二)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政策和措施

莫迪政府自执政伊始便着手制定、推出了系列振兴经济、改革政府的政策措施。除了继续推进市场化、全球化改革外,还提出了庞大的“供给侧”改革计划,主要内容包括“印度制造”计划、“数字印度”计划、“民生保障”计划,以及为实现这些计划而推行的配套改革等。

1、加快市场化、全球化进程的政策措施

一是摈弃计划委员会,加快了市场化进程。2015年1月1日,莫迪宣布撤销印度计划委员会,用一个类似智库的“全国改革印度学会”(NITI)取而代之。事实上,即使市场化改革已经推进多年,但国家计划委员会在印度经济决策中依然占据着重要位置。可以说,取消计划委员会,表达了莫迪彻底去除尼赫鲁发展战略模式对印度经济影响的决心。

二是加快全球化步伐,积极主动地参与双边、多边经济合作。上任两年间,莫迪实施了密集的经济外交,首要目的就是吸引外国投资和印度侨资。迄今为止,莫迪已经出访20多个国家,并与美、中、日、俄、澳等国在民用核能、基建、工业园、高铁和煤矿等领域,或达成双边合作协议,或推进了投资协定谈判。同时,莫迪政府更加积极地参与国际合作。2015年亚投行(AIIB)成立伊始,印度即成为继中国之后最早加入的国家及第二大股东。2016年初始,印度更加积极地致力于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想藉此扩大亚洲市场准入、弥补竞争劣势,并为下一步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做好准备。

此外,莫迪政府也在继续推进私有化改革进程。如,继续改革混合所有制,将私有化目标对准那些已经部分私有化的上市国企,以破产法帮助重启私营部门投资等。另据《金融时报》报道,印度财长杰特利表示新政府正在规划推出“战略性”的私有化计划。

2、推动“供给侧改革”的政策措施

2014年6月,印度总统慕克吉在发表政策演讲时说,莫迪总理将启动供给侧改革。2015年底,印度财长杰特利在议会发布国家经济回顾报告时也强调,希望政府的供给侧改革能为经济增长注入更多动力。与中国不同,印度的供给侧改革主要是为了解决就业、供给量和经济结构方面的问题。莫迪显然希望在保持原有发展优势的同时,能补全制造业这块短板,从而为印度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提供更多动力。

(1)推出“印度制造”计划

2014年9月25日,莫迪总理正式推出“印度制造”计划。重点是发展基础设施和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立志把印度打造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全球制造业中心,转变目前服务业驱动型的增长模式。

一是改善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的基础设施一直是约束印度经济发展和“印度制造”计划执行的主要瓶颈,因此莫迪的改革计划首先聚焦于基建领域。2014年5月,莫迪批准了多项基础设施投资,包括高速公路建设计划、高速铁路建设计划、机场港口改造计划、光纤网络发展计划和清洁能源发展计划。主要内容有:继续执行连接德里、孟买、金奈和加尔各答的“金四边形公路发展计划”;启动高速铁路建设,构建“钻石四边形高速铁路网”;加大中小城市以及农村的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打造“数字印度”;承诺发展低成本机场、改造现有港口和建造世界一流新港口;拓展尼赫鲁国家太阳能计划和核能发电,承诺为购买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提供补贴等。2014年9月,新政府进一步提出“工业走廊”计划,计划将现有的德里—孟买工业走廊、清奈—班加罗尔工业走廊、班加罗尔—孟买经济走廊、东海岸工业走廊和规划中的阿姆利泽—德里—加尔各答工业走廊连接起来,打造全新的“全国工业走廊发展格局”。

为保障基建发展,新政府不断承诺要提高预算:莫迪把2015财年中公路和桥梁建设的支出加倍,并将铁路预算增加了1/3,其中,仅中央政府就将在基建中支出113亿美元(农村基建拨款40亿美元)。而未来五年内,政府还将在铁路建设上支出1370亿美元;2015年2月,财长杰特利宣布将为印度的铁路和公路引入免税基建债券,并设立国家投资和基础设施基金;2016年1月,杰特利再次保证将从该年4月起陆续增加基建工程的投资经费,并承诺会大力推动农村基础设施,包括向水利、道路等项目投入巨资以提振印度庞大的农村经济等。

二是加速制造业发展。根据莫迪政府的五年施政计划,印度将致力于建立工业区、促进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发展。根据“国家制造业计划(NMP)”,印度计划在2022年前将制造业比重提高到25.0%,且每年为超过1200万的年轻人创造就业岗位。为此目标,政府将汽车、化学、信息技术、医药、旅游、铁路等首批25个行业列为发展重点,承诺简化行政审批手续并提供系列的配套优惠政策,以吸引民间资本和外国资本的进入。与此同时,具有传统优势的电子制造业仍是新政府优先考虑的关键领域。目前,新政府选择在北方邦、古吉拉特邦和马哈拉施特邦的8个城市建立电子产品制造中心,并向这些城市的新建公司退还全部基建基金,对计划扩建的原设公司则退还25.0%的基建资金。

为支持“印度制造”,莫迪政府还加大了对外资、技术的引进力度。如:已就美国向印度提供民用核能技术达成协议,以落实两国2006年签署的民用核能合作协议;俄罗斯已向印度提供了10亿美元的基建贷款,并承诺10年内为印度供应1000万吨原油,20年内为印度建设12个核反应堆;中国承诺未来5年内向印度基建投资200亿美元,并将在古吉拉特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建设工业园;日本承诺未来5年对印度投资350亿美元,主要领域为基建、智能城市、清洁能源、技能培训和食品加工等。截至目前,日本已确定在卡纳塔克邦、拉贾斯坦邦、古吉特拉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的11个地区建立工业区,并将向印度制造业工人提供软技能培训以弥补供需缺口。

(2)推出社会发展相关计划

为兑现竞选承诺,莫迪政府还推出了系列与社会发展相关的政策措施。

一是推出“物联网策略”计划。2014年10月印度政府发布了《物联网策略》,该举措被看做是“印度制造”与“数字印度”之间的纽带。该策略的目的在于,将信息技术和物联网技术嵌入工业,从而打造印度制造业的优势。主要内容有:扶持物联网创业;推进物联网技术的标准化活动;提供710亿卢比专款,2020年前打造出100座“智能城市”;2016年前在250个村庄覆盖高速光纤网络;2020年前培育出能实现150亿美元产值的物联网产业;在大学开设物联网相关课程,以加大职业人才培训;在农业、医疗、自然灾害应对、垃圾处理等领域加大物联网的应用。

二是推出“保障民生”计划。莫迪承诺将推行系列保障民生的政策,主要内容有:承诺建立一个全民可负担的医疗保健体系;承诺改善公共卫生状况,支持“厕所先于神庙”,提出百日内修建530万个厕所;承诺改善教育设施,让每所学校都能使用互联网;承诺将全力解决通胀率居高不下的问题等。同时,莫迪政府还打算斥资400亿卢比建设6500万套廉租房,并计划在2019年甘地诞辰150周年前,宣布实现印度所有住房均配备卫生设施。

三是推出具有印度特色的“双创计划”。2016年1月,莫迪宣布启动“印度创业,印度崛起”计划(Start Up India,Stand Up India),承诺从多个层面鼓励印度民众创新、创业和激发印度的企业家精神。新政府正式推出系列鼓励民众创业、创新的计划,主要包括:成立4000亿卢比的政府基金投资初创企业;成立簿记小组,简化公司注册程序、快捷审批;优化资金获取渠道;创业企业成立3年内减免税费等。同时,还计划改革“印度全国学会平台”、推出“阿塔尔创新任务金字塔”,即通过识别初创企业的短、中、长期发展框架刺激创新和创业,从而在印度塑造浓厚的研发氛围。

3、加速改革配套的政策措施

为给制造业发展创造良好环境,莫迪政府推出了系列的配套改革措施。

(1)整顿作风,提高政府工作效率

为提高办公效率和改善投资环境,莫迪在整顿政府作风、重塑政府形象及反腐方面投入了很多精力。如,将总理办公室作为印度决策中心,通过直接与秘书对话提高决策速度;颁布“莫迪11条戒律”,督促公务员减少办事流程和实行政治中立化;承诺削减繁文缛节,着手精简内阁人数并压缩官员的公费支出;简化审批程序、加快项目审批和提高透明度;修订《反腐败法案》,建立政府人员诚信名单;追讨海外黑钱,通过推行公共银行账户等措施增加政策透明度等。

(2)推行相关法律法规改革,试图扫清经济发展的体制障碍

一是放宽外资准入限制和退出机制。莫迪曾表示,除超市外印度的所有领域都将对外开放。新政府已经放宽了对外国投资者在国防、保险、航空、电子商务和房地产等重要领域的限制,并对投入制造业的外资给予了格外优待。如,印度政府已经允许外资100%控股印度国防企业;在汽车制造、制药和建筑等行业中,允许外资投资达到100%占比;在包括高铁等铁路基建中,允许公共私营合作制融资模式(PPP)下100%的外资占比。在建筑业领域,莫迪政府还允许外国投资者在项目完工后撤出。但投资者想中途退出,必须获得外资促进委员会批准后才能将股权进行转让。

二是酝酿统一税制改革。2014年7月,莫迪政府正式提出印度独立以来最大的税制改革愿景,即推动建立全国统一的商品及服务税税收体系(GST),以改变印度一直以来分散混乱且税负过高的税收环境。根据经济学家预计,若税制改革成功,可使印度经济增长2个百分点。

三是推行土地法改革。上台伊始,莫迪政府就着手修改新征地法案,并于2015年4月将《征地法案修正案》送呈印度上议院表决。核心内容是希望放宽以工业开发、房地产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土地能绕过“80%土地拥有者同意”的环节,并直接用市价补偿。

四是计划修改劳动法。莫迪政府计划对劳动法规进行大幅修改,内容包括允许企业更方便地解雇工人和宣布破产等,同时也提出延长工人加班时间,废除《工厂法》中禁止妇女夜间工作等相关规定。印度劳动部门也计划对《最低工资法》和涉及工人健康安全的《工厂法》作出修改,内容包括规范全国最低工资,根据物价来适时调整工资等。

此外,莫迪还努力推动企业破产和保险业等诸多领域的改革。2015年3月,印度保险业改革方案正式获得议会批准,成为莫迪上台以来在经济改革领域取得的首个重大进展。

(3)推出能源领域的重要改革

主要内容有:放开柴油价格管制、提高天然气价格、减少能源补贴对政府财政的高压。2014年10月,莫迪政府宣布放开柴油价格、取消柴油补贴,将天然气管制价提高33.6%以鼓励对天然气资源的开采,同时也打破国有煤炭公司对煤炭生产的垄断。2015年4月,印度议会通过《煤炭(特别规定)法案》和《矿山和矿产(发展和管理)修正案》,允许私人企业参与煤矿竞拍、生产和出售煤炭,意在提高该行业的竞争力和改善电企缺煤的现状。

三、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效果及前景分析

经过两年的努力,莫迪政府的发展战略转型初见成效。但在较高速增长的背后,印度经济依然存在一些固有的问题和潜在的风险。

(一)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效果

1、莫迪政府上台以来的印度经济发展

莫迪执政两年间,印度的宏观经济增长绩效非常突出。2014、2015财年,印度的经济增长率分别高达7.5%和7.6%,已快速走出2011财年以来三连跌的阴霾,连续两年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在高速增长中,印度经济总量不断扩张,分别达到了2.1万亿美元和2.5万亿美元。同时,印度人均GDP增速也有大幅提高,已从2012、2013财年的1.9%和3.7%,提高到了2014、2015财年的6.1%和 6.0%。人均GDP量也从2013财年的1498美元,增加到了2014、2015财年的1595和1690美元。(红字为2月份的预估数据,4月初可更新为实际数据)

与此同时,印度的宏观经济稳定性指标也有了很大改善。莫迪上任后,印度的通胀年增率、财政赤字率和经常账户赤字得到有效控制,通胀指标下行到了一个较安全的区域。辛格执政的最后三年,印度按CPI计算的通胀年增率分别高达8.9%、9.3%和10.9%,到了2014、2015财年,通胀年增率已经降至6.4%和5.5%。2014、2015财年,财政预算赤字占印度GDP的比重分别为4.0%和3.9%,低于2012、2013财年的5.0%和4.5%。同期,印度经常账户赤字占GDP之比均为1.0%,也低于2012、2013财年5.0%的高位水平。此外,印度的外汇储备量也创造了历史新高,2014、2015财年的外汇储备额分别达3250.8亿和3800亿美元。

稳定的宏观经济发展,推动了印度国内总储蓄水平和外资引入额的不断提高。2014、2015财年,印度的国内总储蓄分别为5996亿美元和6500亿美元,创造了历史最高水平。同期,印度对外资的吸引力也在不断增强,两财年分别吸引外资达309.3亿美元和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7.0%和%。目前,印度在全球外资吸引力排行榜上排名第1,在全球FDI引资量排行榜中排名第 位。其中,印度绿地投资项目吸引的FDI已经超过了中国和美国。

在闪亮的统计数据背后,印度经济运行中仍然存在一些固有的问题和风险需要注意。首先,印度的制造业增长出现萎缩。2015年10月份,印度的工业生产上升到9.8%,但11月仅增长了3.2%,而且该月份的资本物资生产萎缩了近24.0%。同年12月,印度的PMI指数跌破50的荣枯分界值,造成印度近7年来最急剧的制造业增长萎缩;其次,印度的对外贸易发展放缓,贸易赤字严重。2015财年印度进、出口额分别比2014财年下降14.0%和15.0%,部分原因是由于原油进口和成品油出口的价格下跌,但制成品出口额也下降了近8.0%。此外,2014、2015财年印度贸易赤字额分别达到1370亿美元和 亿美元,商品贸易赤字占GDP比重高达8%—10%。第三,印度卢比持续贬值。2015年,卢比对美元的汇率降低了6.5%,阻碍了印度对外贸易的发展;第四,印度股市出现不稳定下跌趋势。莫迪政府打算对外国投资者回溯课征资本利得税,引发了2015年初印度股市的下挫。2016年初,印度股市又出现了暴跌。在微观方面,2015财年印度企业的增长效率也不尽如人意,该国500强企业整年的收入增长为零、银行贷款低迷、企业资产负债严重、坏账和偏高的贷款利率同时困扰着银行业和各类企业。

2、对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实施的评价分析

各大机构普遍认为,莫迪上台后推行积极的政策改革,是印度经济迅速增长的主因。但也有学者提出质疑,认为印度经济增长背后还有诸多原因。首先,学者普遍质疑印度经济的增长数据。包括印度政府首席经济顾问萨博拉曼尼恩、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以及林毅夫等,都质疑新统计方法夸大了印度经济的增速,认为印度的真实增长率应该在5.0%—6.0%之间。林毅夫甚至提出,在全球经济下行大格局下,印度经济下滑的程度甚至超过了中国。其次,更多研究将印度增长归功于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下滑。印度的石油天然气有4/5来自进口,其对大宗商品进口的依赖性也较强。这些商品价格下降不仅有利于印度企业降低生产成本,还缓解了印度的高通胀、高赤字问题。而通胀下行在提升民众消费力同时,也为莫迪政府采取降息等短期经济刺激政策提供了空间。

客观而言,修改统计方法确实提高了印度的经济增长率,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回落也有助于印度经济的恢复和提速,但莫迪政府的改革施政同样功不可没。经过两年努力,新政府的经济发展战略转型已经初见成效。莫迪已经摒弃印度经济发展的负面历史遗产——国家计划委员会,进一步巩固了市场的力量。从发展战略设计看,莫迪政府对印度经济问题的把脉较为准确。长久以来,印度的增长主要依靠内需和服务业驱动,工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非常落后,导致超过50%的就业都集中于第一产业。经过多年发展,这种偏向型增长的结构缺陷越来越明显,原有增长模式的推动能力也在逐渐减弱。莫迪主张进行供给侧改革,将发展重点转向制造业,显然是希望通过结构改革,继续释放印度经济的新潜力。从战略转型的时机看,莫迪政府善于抓住机遇,借中国经济放缓之际,争取到了更多制造业和外资转移的机会。同时,为更好地吸引外资,解决印度资本短缺的现实,莫迪政府一直致力于营造稳定的投资环境,并已经在外资政策改革、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从转型效果看,在全球经济放缓时印度经济依然表现良好,极大地提振了印度人民与国内外投资者对印度发展的信心。

与此同时,莫迪政府的经济发展战略转型,还存在重政绩轻民生、战略与实施不匹配,以及施政能力不足等问题。在竞选承诺中,莫迪提出经济增长、民生改善、发展教育和消除腐败等目标,但在政策实施中,经济增长却大大优先于其他计划。截至目前,新政府对民生问题的解决大多流于表面,如,大量修厕所和修建智能城市的城镇化运动,大多属于看得见、见效快的形象工程,莫迪承诺的全民可负担型医疗保健体系却不见进展;虽然莫迪政府大力推动制造业发展,却对所需的人力资源教育配套改革,即基础教育改革只字不提,承诺改善教育设施同样也属于“看得见的政绩”;政策改革方面,莫迪政府也没能摆脱一些历史固有问题。如,由于反对党、利益集团和工会组织反对,莫迪政府在税法、劳动法和征地法等关键领域的改革受挫,这些改革计划要么被继续搁置,要么只是通过一些临时性措施来勉强实施。此外,莫迪政府秉承前几届政府的做法,继续保持零售业外资准入禁令,而其针对外资增加课税的决定更是被视为“逆改革”的行径。总体而言,莫迪政府发展战略设计的“远见”与实施的“短视”、“短板”存在矛盾,未能摆脱战略的折中性和战略实施的妥协性和反复性,这也是莫迪政府自由化改革进程依然缓慢的重要原因。

(二)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实施的机遇和挑战

1、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实施的机遇

当前的国际、国内发展格局,为结构转型为主的印度供给侧改革带来了百年难遇的发展机遇。一是印度人民党单独执政,行政独立性相对增强。与前几届政府的联合执政相比,高票当选给了莫迪较大的政治授权,一定程度上将减少其推行经济、社会改革的阻力。此外,2015年印度人民党人数超过7千万成为全球第一大党,不仅巩固了莫迪政府的执政基础,也有利于其经济改革计划的深入开展;二是经济改革深入民心,发展逐渐成为印度的共识。独立以来,印度曾有过3次关于“发展”的全国性大讨论,分别是独立初期“走什么样发展道路”的讨论,拉.甘地时期有关高科技和电子革命的讨论,以及20世纪90年代初实施经济改革的讨论。可以说,每一次大讨论都促进了当期印度经济发展战略的转型。在经历20多年的改革后,发展的理念与印度经济梦已经为印度人民普遍接受,他们对改革不可逆转的认知将成为莫迪继续深化改革的强大民意基础;三是印度将持续释放发展潜力,为经济转型提供必要的要素支撑。印度的资源禀赋优异,人口红利好,发展潜力非常巨大。尤其是未来10年内,印度将拥有全球最大、最年轻的劳动人口,可为其发展制造业提供所需的数量充足且成本低廉的劳动力。此外,印度的金融业、证券业,尤其是IT-BPM行业的发展已经很成熟,可以为印度式制造业发展提供金融支持和信息技术嵌入性支持;四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全球外资与制造业转移需要新的目的地。近年来,新兴市场国家大多都陷入了经济放缓的困境。尤其是中国的经济下行压力增强、劳动力价格日益增长,以及越来越严格的环境评价体系,都将使外资及各类企业把目光投向英语普及度更高、人力资源更便宜的印度。此外,越来越多的印度裔成为全球知名跨国公司的CEO或高管,或将为印度的制造业外包发展带来机会。上世纪90年代以来,跨国公司的印裔高管和项目经理们已经为印度的服务外包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相信在印度投资环境改善的大趋势下,海外印裔高管也将为外资和制造业转移到印度做出新的贡献。

2、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实施面临的挑战

在发展良机背后,印度的经济发展战略转型也面临着很多困难和挑战。一是“印度制造”计划的基础要素欠缺。发展战略重点转向制造业需要大量具有初、高中教育水平的劳动力资源,印度虽然有巨大的劳动力群体,却没有与之相适应的基础教育体系。事实上,精英教育才是印度独立以来最大的历史遗产,无论是尼赫鲁发展模式,还是德里发展模式都不看重基础教育,而莫迪改革以来对基础教育也是只字不提。仅有成本优势,不具备相应教育资质的印度劳动力群体,能否吸引和顺利对接全球制造业转移,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二是印度经济改革进程中,一直存在政治体制改革和社会改革滞后的问题。印度是一个人口和民族众多、宗教和语言文化反差极大的多元化社会,传统与现代性、包容与冲突、富庶与贫困的对比非常极端。由于改革存在困难,加之选票政治带来政客趋利避害的选择,印度的政治、社会改革一直难以推进,成为拖累经济改革深化的重要原因;三是全球经济增长将长期放缓。由于发展模式的原因,外部经济的周期性变化对印度经济的影响一直较小。但是,随着改革的深入发展,印度经济与全球经济的增长同步性会逐渐加强(见图2)。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看,中短期内经济增长缓慢将是全球经济的新常态和新现实,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溢出效应,将可能导致印度的增长减速、企业收入下降和货币市场波动加剧;四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调整趋势不确定。根据摩根大通测算,原油对印度GDP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了1个百分点。当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为印度经济增长带来了短期利好。但长期来看,大宗商品国际价格走势的不确定性,并不利于印度经济的平稳增长;五是近几年频发的超级厄尔尼诺天气现象,不仅会破坏印度的农业发展,也将对钢铁等印度制造业的发展产生持续的负面影响。此外,还有学者以地理位置决定论为依据提出了有趣的观点,认为由于热带地区国家绝少有机会成长为领衔全球经济发展的经济强国,因而地理位置也将成为印度新经济梦实现的障碍之一。

图2 中印与全球GDP增长的趋势比较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发展数据库(WDI)

(三)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实施的前景分析

1、莫迪政府经济发展战略转型的前景分析

执政两年间,莫迪政府的发展战略转型已经有所进展,但一些关键领域的改革却始终无法突破。在接下来的三年,或是下一个任期内,莫迪政府无疑都会尝试着继续推进改革。从分析看,莫迪政府的经济战略转型既有机遇也面临挑战,但总体的挑战大于机遇。政治授权方面,虽然莫迪政府的处境优于辛格政府,但人民党在上议院中并不占优势,对邦人民院也没有多少掌控权(迄今只实际掌控着印度29邦中的8个),因而行政命令能力不可能有大的提高;在改革的民意基础方面,虽然莫迪现在的支持率很高,但其执政期还未过半,一旦经济增长放缓,民意转向也是可以预料的;其他诸如人口红利、高科技和信息技术等要素优势,则基本没有发生改变。因此,莫迪政府拥有的最好机遇,其实只有中国经济放缓和结构调整带来的外资、制造业转移趋势。事实上,印度历任改革者都希望能提高制造业水平,2005年辛格政府甚至已将制造业发展明确写入了国家战略白皮书。但在中国当期如日中天的发展光环下,印度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外资和制造业转移的竞争力。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逐渐进入调整下行期,外资开始逸出寻找新的投资地,而中国的“制造2025”也提出了10年内对低端制造业实施转型的目标。可以说,莫迪政府遇到了接棒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转移的最好时机。但是,要实现经济结构的战略转型,莫迪政府需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一是印度落后的基础教育无法为制造业发展提供合格的劳动力,二是滞后的政治、社会改革将阻碍印度经济改革的深入推进,三是全球经济长期放缓、大宗商品价格调整不确定,以及频发的自然灾害等,都将给印度经济结构调整带来负面影响。除了内外发展的长期困境,印度经济发展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莫迪政府自身的施政能力。虽然在外资政策改革、基建等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莫迪政府的改革中还存在偏政绩轻民生、战略与实施不匹配,以及行政能力不足等问题,尤其是战略的折中性和战略实施的妥协性和反复性,无疑将极大地影响政府施政的效果与前景。客观而言,莫迪确实善于提出各种鼓舞人心的口号、擅长描绘宏伟的改革蓝图,也不乏改革的决心与魄力。但是,如果不能尽快提高政府的施政能力,并在改革的关键领域实现突破,那么即使面对再好的发展机遇,印度经济发展战略的历史性转型也难以实现。

2、印度经济的增长前景分析

对于印度经济的增长前景,目前国际社会普遍持乐观态度。首先,大多数国际机构认为,短期内印度经济将保持稳定增长。世界银行预测,2016—2018年,印度经济的增速将分别达到7.8%、7.9%和7.9%。经合组织和彭博社最新公布的预测也认为,2016年印度的增长率会超过7.0%,印度还将作为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领跑全球经济。其次,从中长期发展看,许多分析也都看好印度经济的发展前景,认为印度未来10年内将保持6.0%到7.0%的增长率。而诸如印度经济将超越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力等溢美之词更是不绝于耳。

事实上,印度经济想要在中短期内(3—5年)保持稳定高增长是有一定难度的。从历史分析看,1991年改革至今,印度经济经历了较高位的波动式增长,有着大约5年左右的波动小周期,但经济恢复都较为迅速。按小周期规律,经过2013—2015财年的中高速增长,印度经济至多再有2年或平稳或上升的增长,此后可能会出现小幅的波动。从现实看,目前的印度经济依然主要由居民消费(民间最终消费支出占GDP的59.7%)、政府支出(占GDP的11.8%)和固定资本形成(占GDP的29.0%)驱动,并不依赖海外热钱和外国投资。因此,在国内经济不出现大波动的情况下,小周期波动规律在中短期内应该还适用于对印度增长趋势的判断。与此同时,当前的全球经济放缓,尤其是中国经济减速、人民币贬值和外贸放缓同样会对印度的股市、出口等产生不利影响,一定程度上可能抵消外资增加的利好。此外,尽管目前基本面表现强劲,但美联储加息、中国股市动荡和发达经济体的通缩压力都会对印度卢比造成损害,从而影响到印度的对外贸易发展。

长期来看,印度经济增长前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印度发展模式的转型。印度的传统发展模式主要是由内需驱动增长,这种模式非常依赖能源及大宗商品的进口。在全球经济下行期,印度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能源及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调,降低了印度的通胀率和赤字率,进而提升了民众的消费能力及莫迪政府经济刺激政策的空间。从短期看,全球经济放缓似乎给印度经济带来了利好。但长期而言,如果能源及大宗商品价格恢复或上涨,印度经济增长的利好因素将被大大消减。如果能源及大宗商品市场继续低迷,那么中东国家、巴西、俄罗斯等的购买力也将大大降低,而这些国家又大多是印度出口的目的地(占印度总出口的23%),从而形成了选择悖论。可见,如果不能改变旧有增长模式,长期内印度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将大大增强。与此同时,莫迪政府还将面临另外一个增长困境。即,随着发展战略调整,印度对外部经济要素的依赖性会不断增强,印度与全球经济的联系也将越来越紧密。因此,全球经济长期放缓,尤其是主要经济体的经济放缓将对印度经济产生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除了应对外部经济环境变化,莫迪施政还需要面对国内的固有顽疾问题。虽然莫迪政府改革将大幅改善印度的基础设施环境,但政治体制改革和社会改革的滞后,将很难改善印度国内的制度环境。能否协调好中央与地方的发展矛盾,能否在政党政治中达成更多的发展共识,是印度能否建立起国内统一大市场、实现关键领域立法改革的重要前提。但从近两年的施政情况看,莫迪政府迄今也未能解决这些问题。综合分析国内外发展要素可知,虽然发展潜力巨大,发展机遇良好,但在国内、国际大环境充满挑战的背景下,莫迪政府若不能克服发展战略及实施中存在的问题,印度想要长期(5—10年)保持7.0%以上的增长率将是非常困难的。

总体而言,中短期内印度将很难摆脱周期性增长波动问题,而且长期保持7.0%以上高增长的可能性也很小。同时,由于对外经济影响力较弱(GDP、外贸额全球占比仅为2.6%和1.8%),且与全球经贸关联度不高,中短期内印度也很难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此外,有关中印增速的比较,不可避免地带来了印度经济总量能否超过中国的话题。事实上,即使印度能以年均7.0%的速度增长,只要中国保持住5.0%的均速,未来20年印度的经济总量都将无法超过中国。同时,印度经济也确实具备了接力中国的巨大潜力。尽管目前印度GDP存量只占到全球的2.6%(中国为13.1%),但年均GDP增量已经达到4.6%,其GDP增长的边际影响力越来越大,已经大幅超越了日本。如果能保持长期平稳增长,印度经济还可能创造出更多的奇迹。

四、结论及展开分析

印度是一个从来不缺乏发展理念和发展梦想的国家。但是,无论是尼赫鲁“有声有色”的大国梦想,还是经济改革之父曼.辛格驱动的“世界经济强国之梦”,似乎都已随印度经济发展的波折起伏而声势渐微。学者经常把印度比作行动迟缓的大象,或是缚于笼中的老虎。意指印度虽然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却被自身的发展环境和发展战略模式给困住了,无法再继续挖掘和释放这种潜力。2014年莫迪上台后,即大力推广“印度制造”的发展概念,并以一只蓄势待发的雄狮形象为其标志。印度媒体称之为“觉醒的印度雄狮迈出的坚定步伐”,体现了莫迪及其幕僚重塑“新印度经济梦”的雄心壮志。为此目标,莫迪政府推出了系列振兴经济的改革措施。除推行加速市场化、全球化改革的措施外,还提出了庞大的“供给侧”改革计划,试图通过“印度制造”推动经济发展战略转型,并修正印度经济的结构偏向问题。莫迪施政两年来,印度经济的基本面发展良好,在全球经济低迷的大环境下保持了稳定的增长势头。不仅为新政府继续推进改革奠定了基础,也给印度经济的发展注入了强心剂。

与此同时,莫迪政府的经济改革也存在一些问题。如,过于偏重GDP绩效、轻视民生和基础教育,以及行政能力不足等,都会影响到印度经济的转型和发展。截至目前,莫迪政府在制造业转型最关键的征地法、税法和劳动法等领域的改革屡遭挫折,甚至在外资法案修订中还出现了某些逆改革的政策反复,直接造成了制造业、外贸等主要经济指标的停滞甚至下滑。此外,莫迪竞选时有关民生改善、发展教育和消除腐败等承诺,要么执行效果不好,要么压根没来得及兑现。如果不解决改革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一旦外资吸引力降低,印度在供给侧就无法为经济增长提供更多动力,而增长放缓将使被暂时掩盖的政治、社会矛盾再次显性化,民众对莫迪改革的支持率就会下降。

除了内在问题亟待解决,莫迪政府还需寻求与全球经济加强关联与合作。传统的印度增长模式中,动力主要来自内需和服务业。经过多年发展,这种增长模式的动力源开始逐渐枯竭,成为辛格政府将战略重点转向制造业的主要原因。莫迪政府的改革坚持并强化了这一点,并试图将投资和制造业打造为新的增长动力源。由于严重缺乏资本,因此引入外资和接受制造业转移成为了印度进一步改革的重点。为此目标,印度不仅要改善吸引外资和发展制造业的软、硬件环境,也需要不断拓展外贸发展空间、提高对外贸易总额尤其是商品贸易总额。这就要求印度必须加快对外开放步伐,积极参与双边、周边,以及全球范围的国际经济合作。其中,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头号贸易大国中国进行双边合作,或参与中国主导的多边国际合作机制,已经成为印度无法回避的现实选择。

事实上,印度经济的转型发展无可避免会涉及到中印比较、中印竞争与合作的问题。虽然中印的历史相似性已经引发大量的比较研究,但当前两国经济发展战略转型的互补性问题依然值得深入探讨。中印经济发展战略的转型,不仅时段相近,而且都提出了“供给侧”的改革方向。与此同时,中印经济似乎来到了一个微妙的转折点上:中国正进行结构和增长模式调整,经济下行压力很大;印度经济增长率追上并超过中国,而且还有继续强势增长的潜力和势头。

在这个中印经济的重要转型期,我们需要重新探讨两个老问题。

首先是中印发展战略模式评价的问题。多年来,有关中印发展战略模式孰优孰劣的比较不绝于耳。可以说,历史上中印两国都根据资源禀赋和发展时机,选择了适合各自的完全不同的发展模式。而当下,两国又要根据发展现实推行方向相反、具有一定互补性的战略转型。印度要从国民消费、服务业驱动型增长转向投资、制造业驱动型增长,中国则刚好相反,不仅亟需制造业升级、增强内需,还要增加服务业的贡献率。由此可见,中印将来更加需要相互学习和加强合作。

其次,是中印经济的竞争性与合作性问题。综合来看,中印经济的合作性将会大于竞争性。一是中印将加强产业合作。随着中国的经济下行和结构调整,劳动密集型低端制造业可能大量转向印度。这既是一个大的趋势,也将是中国主动调整的结果。短期内的外资、制造业流向竞争,确实会给中国带来转型的阵痛,但长期看却是中印发展的战略性衔接机遇。不仅能缓解两国间的贸易不平衡,甚至将可能重塑亚洲的生产网络。二是中印将加强双边、多边经贸合作。莫迪上台后表现出更加务实的合作态度,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交集越来越多。除了在东盟10+X等多边平台进行合作外,印度在中国主导的国际机制中的参与度也越来越高,合作涵盖了金砖银行、上合组织、孟中印缅经济走廊(BCIM—EC)、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以及亚投行等。当前,印度虽然排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并在孟加拉国深水港、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口城等问题上施加了不利于中国的影响,但只要印度想继续扩大开放,并在基建、制造业等方面取得大的进展,就无可避免需要与中国开展合作。当然,随着印度经济的强势增长,以及对外影响力的不断增强,还是会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南亚、中亚甚至东南亚、非洲的实施,产生一定的竞争和消极影响。因为许多竞争可能并非出于经济而是政治考量,这也是我们必须加以关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