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芳:缅甸大选后的三个考量

首页 > 学术成果 > 热点时评 > 2015-11-12 15:25:43

\

一、谁来做总统?

2015年11月8日缅甸大选投票顺利结束。虽然缅甸官方还未正式公布大选结果,但从各选区透露的消息看,民盟赢取大选胜利已无悬念。获胜后,民盟对各个部门的人事安排已提上日程,特别是议会领导人、总统及副总统职位的安排尤其引人注目。由于缅甸宪法的规定,使得昂山素季无法成为下一任总统,且短期内修宪已无可能,因此昂山很可能会掌控议会,遥控傀儡总统。从近期公开发表的言论看,为了方便“垂帘听政”,她应该会寻找比较弱和可掌控的傀儡担当总统职位。

分析指出,目前有三个人比较有可能成为总统人选。一是前任议长瑞曼(ShweMann),二是民盟创始成员吴丁欧(UTinOo),三是另外一个民盟领导人吴文腾(UWinHtein)。2015年8月18日,昂山素季曾对媒体表示,民盟会与遭到解职的前巩发党主席吴瑞曼结盟,但分析称失去军方支持的吴瑞曼对昂山素季利用价值已不大。目前,吴瑞曼以巩发党成员身份在自己选区的选举虽然失败,但他如果投奔民盟,就还未彻底出局。另外两位人选吴丁欧和吴文腾是民盟领导人,前者已经88岁高龄,后者也已74岁且身体不太好。基于以往的高度忠诚表现,昂山也许会从他们俩人中进行选择,但这两位前将军会不会甘心做傀儡呢?还需要进一步地观察。

二、军方是否会干预大选结果?

有分析担忧,如果选举中巩发党未能取胜,军方会采取强硬手段否决选举结果。但以目前的情势来看,这种可能性比较小。首先,如果军方强行接管政府,会引发国际社会的不满和制裁,同时也会激化缅甸民意的对抗。2011年以来,缅甸民主化进程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这与军方和执政党对民盟的妥协与和解分不开。只要民盟继续考虑与军方、竞争对手达成和解,不再纠结于宪法修改以及翻旧账,军方应该会接受大选的结果;其次,现有宪法规定,如果国家出现动乱,缅甸军方就能援引宪法中的紧急事态合法地接管政府。因此,就算军方想要干预,也会审时度势寻找更合适的理由和机会,而不是在大选之后立刻动手成为众矢之的;第三,军方在2008年宪法中,已经确保了无论是哪个党派获胜,军方都掌握着对国家国防和安全方面实际的控制权。如此用心良苦地筹谋安排,可见缅甸军方应该是做好了接受各种选举结果的准备。但是,军方通过宪法剥夺了昂山素季作为总统侯选人的资格,说明军方并不愿意接受她作为总统。

三、缅甸能否实现民主过渡?

总而言之,2015年大选是缅甸民主化进程中的分水岭,但它不太可能成为缅甸民主过渡的转折点。本次大选更有可能让缅甸从直接的军政府过渡到军方和民选混合的政府。无论未来的总统是谁,其实权都会受到很多限制。在大选结束和组建政府后,执政党可能会与军方和议会不断进行政治博弈。

1、大选不会终结缅甸的权力纷争,也不能自动为缅甸带来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与国家繁荣。如果民盟被当前的胜利冲昏头脑,采取激进措施要修宪和加快推进民主化进程,军方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而且,就算没有军方的干预,大选后的缅甸也可能会出现社会不稳定的情况,这也是新执政党可能要面临的首要问题。在选举中大获全胜后,昂山素季可能会兼任两院议长的职务,继续保持着对民盟的实际领导,但她在带领缅甸民主化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2、军方将继续控制缅甸国防和安全部门。2008年的宪法已经确保了,无论谁上台都无法削弱军方的权力和其对缅甸的掌控力。首先,没有军方的批准,执政党很难获得修宪的权利。其次,目前的宪法安排,使得缅甸主要的安全部门如国防、内政和边境事务,都处在军方负责之下。缅军国防军司令在国家陷入危机时可接管政权,军方也能直接和间接地控制缅甸的经济。第三,军方不受政府和议会控制,可以继续与民地武继续开战,关押政治犯。

3、议会中存在各种政治博弈。新议会可能将变得更加强势,也有可能通过立法来反对总统的意愿。除了军方和巩发党,目前支持昂山素季的其他党派,未来也可能因为利益原因与民盟展开政治博弈。因此,议会中各党派之间还是会有很激烈的政治谈判,缅甸也可能会面临不确定的政治僵局。要保持缅甸民主的平稳发展,就要看昂山素季及民盟能否在与军方、各党派之间,

如果昂山素季能够如其所言,善待其他候选人,并考虑与军人、竞争对手和少数民族武装达成和解,缅甸的国家政权才能平稳交接,保证后续安定的发展环境。但同时,民盟的妥协也意味着缅甸民主化进程将会是缓慢而保守的。因此,缅甸的民主化进程,很难随着民盟的上台一蹴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