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翠萍:聚焦巴厘岛峰会,“舞台中心”的中国与“风口浪尖”的美国

首页 > 学术成果 > 热点时评 > 2013-10-10 23:38:00

一年一度亚太地区重要的经济“盛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APEC峰会于2013年10月5-8日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此次峰会中,习近平主席演讲是最大亮点,奥巴马总统缺席引多方质疑。中国站在了“舞台中心”,美国站在了“风口浪尖”。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简称APEC)是亚太地区最具影响的经济合作官方论坛。1989年11月5~7日,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新西兰和东盟6国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举行亚太经济合作会议首届部长级会议,标志着亚太经济合作会议的成立。1993年6月改名为亚太经济合作组织。1991年11月,中国加入。目前共有21个成员,分别是中国、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墨西哥、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秘鲁、菲律宾、俄罗斯、新加坡、中国台湾、泰国、美国和越南。成员国人口总和接近30亿,GDP占全球的44%、直接投资为全球的45%。

今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主题为“活力亚太,全球引擎”,主要议题包括实现茂物目标、可持续和公平增长、亚太互联互通等。此外,各方较为关注区域经济一体化、多边贸易体制、经济结构改革等问题。此次巴厘岛峰会中,中国站在了“舞台中心”,美国站在了“风口浪尖”。

一、中国站在“舞台中心”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7日下午的两场演讲备受关注:一场是在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一场是工商领导人峰会上。韩联社称,前一场是东道主致辞后的首个发言,是基调演说,后一场是压轴发言,议程凸显中国之重要,“中国风”比以往刮得更猛。路透社说,习近平在演讲中表示,预期世界经济复苏会经历一个“漫长和曲折的过程”,而中国约7%的经济增长率“处在一个合理和预期的范围之内”,“7%的年增长率将足以达到”中国设定的到2020年人均收入翻一番的中期目标。美联社称,习近平试图消除亚洲商界和政治领袖的疑虑,称他的国家只渴望和平,尽管近来经济减速,但他相信中国经济增长仍会强劲。报道称,习近平的讲话不时爆发出诗意和文采,给人留下亲切的印象。法新社称,日本首相安倍说,奥巴马不能参会“非常不幸”,中国在APEC峰会上占据了中央舞台,在加强新兴经济体实力方面起到了领导作用。而美国此时此刻却还在为政府关门而苦恼。环球时报称,世界的眼睛再聚焦中国。在奥巴马缺席之下,菲律宾和日本看上去有所收敛,未就领土争端等问题掀起大的风浪,峰会的经济基调免遭冲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习近平主席第一次参加峰会就处在驾驶员的位置,2013年中国经济或许放缓,但中国依旧是亚太地区经济增长的引擎,亚洲邻国明白,他们的繁荣与中国发生的一切密切相关。

无疑,中国风吹暖了峰会,传递了正能量,让东盟国家感受到了中国的友善和诚意,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得以提升。此次峰会,通过互联互通推动亚太地区继续成为经济增长的引擎是中方力推的主要目标之一。

二、美国站在“风口浪尖”

由于美国参众两院为医改问题相持不下,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拒绝通过政府拨款解决问题,造成联邦政府停摆以要挟奥巴马政府延期医改方案,致使美国总统奥巴马不得已取消了东南亚之行的计划。这是奥巴马第三次因为国内问题而放弃亚洲之行:第一次也是由于国内医改问题引发争议,第二次是为了处理墨西哥湾漏油事件。此次奥巴马因政府关门引发国内危机而缺席峰会,改派国务卿克里参会。克里在峰会上面临两个艰巨的任务,一是在万众瞩目下如何让众人相信奥巴马缺席事件只是美国民主制度稳健性的一个例子,美国政治制度并没有出现问题;二是在各种质疑声中如何使东南亚国家特备是美国的盟友相信美国并没有抛弃亚洲。

第一,奥巴马缺席使自己“遗憾”。美国总统奥巴马缺席是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就新财政预算案“扯皮”的直接后果,不仅仅给亚太“全家福”留下了遗憾,也给自己留下了在公共外交中展示魅力的遗憾,更重要的是,失去了亲自“推销”亚太再平衡战略和《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的机会。《纽约时报》评论称,奥巴马此次缺席APEC峰会并取消亚洲之行会给原本有意打造亚太地区核心力量的美国带来不少麻烦,同时也削弱了美国为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而做出的努力。

第二,奥巴马缺席使盟友“失落”。菲律宾过去几年中最惯用的手法就是将中菲领土争端问题尽可能地在多边国际场合闹大,刻意将领土领海争端问题国际化。此次由于“后盾”缺席,或多或少使美国的盟友感到失落,甚至使有些国家“大失所望”,担心“亚太再平衡战略”不再是美国外交的首要重点,担心美国的战略承诺是否从此会不断打折。此次,菲律宾和日本失去了利用南海和东海问题做文章的一次机会,言行不得不有所收敛,只能通过“小动作”挑衅,恶意炒作海上安全。4日下午,美国国务卿克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和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在巴厘岛举行了战略对话,发表了含涉东南、南海问题内容的联合声明,“反对任何有可能改变东中国海现状的强制性、单方面的行动”。

第三,奥巴马缺席使外界“疑虑”。增加了外界对于美国参与亚洲事务的疑虑。尽管国务卿克里坚称,奥巴马缺席不是示弱的信号,并在记者会上强调,“各国领导人应理解,这是一个暂时的政治问题,不会对美国的长期亚洲政策产生影响,美国对亚洲的承诺同以往一样坚定”。但媒体依旧嘲讽“美国亚洲政策一团糟”,“美国在关门的时候,中国在做生意”,“奥巴马政府转向亚洲,与其说是战略,不如说是一个口头愿望”,“奥巴马爽约投射美萎缩形象”,“受国内政治和中东局势影响,美国无法完全致力于亚太地区”, “奥巴马取消访问行程标志着他的‘亚洲支点’战略凋谢,并为中国扩大影响力打开了一扇门”,“奥巴马未能出席,这是他的政府未能践行“重返亚太”或“亚洲再平衡”诺言的一个重要象征,这种损害对美国的地区声誉和地位将持续长久,超过对峰会本身达成的任何具体协议的记忆”。伴随着外界的各种质疑声和批评声,毫无疑问,奥巴马缺席带来了一定负面影响,无论是其本人的海外形象还是美国在东南亚甚至整个世界的可信度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三、奥巴马缺席有损“亚太再平衡”?

奥巴马缺席巴厘岛峰会,除了引发各国媒体的“唇枪舌剑”之外,美媒和相关专家也发表了一系列评论,普遍认为奥巴马缺席巴厘岛峰会,错失了一次加深与东南亚四国在政治、经济、安全上密切联系的良机。奥巴马8日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受政府关门影响没能参加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和推进贸易谈判是丧失良机。《华尔街日报》也在一篇题为“奥巴马取消亚洲之行给中国留出更大空间”的文章中写道,奥巴马决定缺席一系列亚太峰会,将使中国在与美国争夺亚洲这一全球经济增长最快地区影响力的角力中占得先机。奥巴马以此显示对APEC的鸡肋定位,因为美国正在谋划重起炉灶,推动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协议(TPP);或以缺席表达对中俄掣肘其叙利亚战略的不满。但无论如何,有一个共识是,奥巴马此举显示美国亚太战略开始摇摆,大有重心回摆中东之势。

事实上,奥巴马缺席巴厘岛APEC峰会,也许正如克里所言,“这是美国民主制度稳健性的一个例子而已”。这个“意外的插曲”,除了让其盟国有失望感,让东南亚国家产生疑虑感之外,并不会对美国在亚太的影响力造成实质性影响,更不会对美国的长期利益产生影响。当然,也不意味着美国“重返亚洲”战略态度的转变,更不意味着美国在亚太的“退潮”。相反,从一个侧面说明,此次亚洲之行对于奥巴马来说并不是至关重要或“非参加不可”的,相对于国内的大事来说是次要或相对不那么重要的。自从美国提出“重返亚太”战略以来,结束了两场战争,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对亚太的关注和投入,在经济层面也通过推动TPP来实际性地推动。但总体上,形式的成分依然大于存在的成分。

对于亚洲邻国来说,各国更应该明白,它们的繁荣与中国经济发展、周边稳定密切相关。在这个相互依存又充满挑战的全球化时代,挑战和机遇永远在变化之中,自身实力才是保障自身安全最有力的手段,这一点是永远不变的。实力来自于改革开放,实力来自于合作共赢。

四、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迎来良好机遇

对于中国来说,利用出席APEC峰会之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并将中印、中马关系双双提升到“全面战略伙伴”层级,为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创造了良好的机遇。这一点,无论奥巴马出席还是缺席,结果都是一样的。但不可忽视的是,中国与邻国的领海领土争端问题以及“中国威胁论”的雾霾不会因为奥巴马缺席而迅速消失,中国经略周边依然是挑战与机遇并存。

当前,应该借助习近平主席巴厘岛APEC峰会发出的好声音和产生的好效果乘势而上,经营与东南亚各国的经济关系,通过优化贸易结构,改善投资手段,努力消除影响双边和多边贸易和投资中的负面因素,再次赢得东南亚国家的信任,提升中国影响力。此次巴厘岛峰会,中国极力推动互联互通。互联互通包括基础设施方面的“硬件”连通,也包括制度和人文方面的“软件连通”。如果要建成一个“无缝、全面连通和融合的亚太地区”,“软件连通”显得更为迫切和重要,直接关系到“硬件连通”的成本是否能够转化为经济和社会效益。

中国与东盟拥有良好的经济合作基础。中国与东盟的双边贸易额从2003年的782亿美元增加到2012年的4000亿美元,增长了4.12倍。其中,中国对东盟出口为2042.72亿美元,自东盟进口为1958.21亿美元,中国对东盟顺差85亿美元;相互投资从2003年的332亿美元增加到2013年的1000亿美元,增长了2.01倍;人员往来从2003年的387万增加到2013年的1500万,增长了2.88倍。从2011年开始,中国与东盟的贸易额就超过了日本,东盟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分国家来看,马来西亚是中国在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2012年双边贸易额接近1000亿美元(为948.13亿美元,增长5.3%),2017年双边贸易额将力争达到1600亿美元;2012年中国与泰国经济总量在东盟内部位居第二,2012年中泰双边贸易额接近700亿美元(为697.45亿美元,同比增长7.7%);位居第三的新加坡与中国双边贸易额略低于中泰,为692.76亿美元,同比增长8.7%;接下来,中国与印尼双边贸易额达到662亿美元,是印尼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是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2012年双边贸易额约为500亿美元。文莱人口只有40万左右,但2012年与中国与文莱的双边贸易额超过16亿美元,双方在经贸、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合作逐渐深化。

同时,中国为自贸区勾画了一幅在2020年中国-东盟双边贸易额达到1万亿美元的“升级版”蓝图,力争今后8年中方从东盟累计进口3万亿美元,对东盟投资至少达到一千亿美元以上。正如李克强总理在文莱首都斯里巴加湾出席第16次中国-东盟(10+1)领导人会议时所言,“中国与东盟战略伙伴关系走过了‘黄金十年’,即将迎来‘钻石十年’。中国与东盟应努力减少疑虑,夯实信任基础,“多栽花,不栽刺”,永做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只要坚持讲信修睦、合作共赢、守望相助,在各领域积极寻求新的利益结合点、合作着力点,中国与东盟的战略伙伴关系一定会枝繁叶茂,花团锦簇。”(作者系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副主任)